73第七十二章 - 重生之宠妃

73第七十二章

“本座虽不擅长炼器,可是本座知道这等魔物炼成器魂可是万里无一的东西,本座差点忘了这一茬。” 魔物已经放弃了和锦瑟一较长短,正准备遁走,锦瑟见魔物已萌生退意,冷哼一声,渡劫期的神识瞬间弥漫开来,让魔物欲走的身体一滞,虽然只是短暂的一秒钟,但对于锦瑟来说已经够了,嘴角溢出一丝冷笑,直接从储物空间里抽出以一根长萧。 “本座最不缺的就是法宝。” 魔物眼角看到长萧之后就脸色大变,身形已经渐渐的变的模糊,可是等锦瑟把萧放在嘴边轻轻的吹了下的时候,它的身体越来越不受控制往锦瑟的方向移去。 想到前面凤凛也是这样不由自主的往它来,真是风水轮流转。 这个魔物也不是一般的倒霉,刚开始产生灵智就在结界出徘徊了数百年,受到本性的诱惑,让它吃不到摸不着,让时时刻刻出于饥饿的魔物就这样流口水了数百年,这样比杀了它还让他难受,最可恨的是它愣是在几百年中没弄到想吃的,终于想到办法终于摸到那颗让它垂涎欲滴的蛋的时候就碰到了青岚,重伤逃窜逃到德妃身上,谁知道是个蛇蝎美人,现在更是碰到了一个煞星。 他运气怎么就那么糟糕! 魔物内心悲愤,用尽全部功力想要挣脱束缚,它突然悚然一惊,直直的看向锦瑟,眼神杀气四溢。 锦瑟刚刚竟然在它身边看似无意布下的剑气现在却是束缚它的元凶,伤口上的遗留下的剑气更是让他浑身都似针扎般痛苦。 魔物看着悠然抚萧的锦瑟,眼珠子一转,面上闪过一阵扭曲,对着凤凛道:“皇上,臣妾是俶俶啊,你忘了我们的女儿安宁了吗?” 锦瑟倒是又加了几分功力。 叫什么不好,偏偏要叫楚楚! 现在锦瑟最讨厌的人除了害她不得不转世重修的林楚楚没有别人,而德妃竟然也叫楚楚,锦瑟理所当然的把怒气散到了这个说出这个名字的魔物身上。 她把俶俶直接当成了楚楚。 所以说,魔物的运气一如既往的悲催。 凤凛一直在旁边当隐形人,和手上的碧绿蛇大眼瞪小眼,听到魔物的声音也当没听到,就算现在真的是德妃而不是魔物,那他也不会开口,宁可错杀不可放过才是帝皇的本性。 魔物见凤凛根本不动摇,想起吞噬德妃灵魂的时候所看到的记忆,又变回了原先的样子,怎么挣扎都没用干脆放弃了,站在地上冷声道:“皇上可知道奴为何要害皇上?” 凤凛经过惊心动魄的一幕对魔物又恨又怕,就怕不知道怎么样的就着了道,听魔物在那说话,连眼睛都不往那瞟一眼。 “这可是德妃娘娘最后的心愿。” 本来还想帮她达成心愿的谁知道这么难,凤凛晚回来几天也好说啊,偏偏要在它刚刚吞完灵魂的时候,它重伤未愈,德妃的意识竟然出乎意料的强大,竟然隐隐让它不得不去达成她最后的心愿,他只能冒险来试试。 果然是个硬茬子! 魔物心里已经快悲愤死了,早就知道不好惹没想到这么不好惹,不但没成功报仇,看样子还要把自己搭上去。 最主要的是听锦瑟说她跟那个想要杀它的男人认识,想起那天青岚狠厉的动作,魔物就一阵头皮发麻。 “她说她最恨的人其实不是沈贵妃而是皇上。” “她最爱的人是您,所以她死了想让皇上下去陪她。” 凤凛充耳不闻。 魔物其实根本不想在这跟傻子一样的自言自语,而是德妃残存的意识越来越激烈的挣扎,让它只能接着跟傻子一样接着说下去。 “她把沈贵妃的孩子弄掉还不是你的示意,可是沈贵妃在此之后处处针对她,你竟然不管不问,直接把她当弃子去安抚她。”因为沈将军手握重兵,沈贵妃才是最不能怀孕的那个,尚且天真的她被凤凛三言两语说的竟然傻哈哈的去对付沈贵妃。 “您当初不是说要允她贵妃之位吗?为什么登上贵妃之位却是沈贵妃?!” 锦瑟已经停下抚萧了,她吹得萧只能称得上三流,好在这把萧才是真正阴毒的宝贝,她只要稍加引导即可。 状似专心的听着魔物的话。 而凤凛的脸色微变。 “就因为沈贵妃有个好父亲,所以皇上就任凭沈贵妃糟践臣妾?” 魔物的脸色不好,可是嘴上却是滔滔不绝的冒出话来,连称呼都变成了臣妾。 “皇上,沈贵妃报复臣妾,臣妾不恨,是臣妾还她一生未有子,她毁了臣妾的脸臣妾也不恨,因为臣妾知道,沈贵妃最恨的也不是臣妾。” “家父曾言做事之前总要承担起这件事所引起的后果,臣妾这点东西还是有的。” “臣妾虽然和沈贵妃一向势不两立,但臣妾还是佩服她手段和魄力。” “臣妾知道贵妃娘娘才是最狠心的人。” “今天,既然没办法让皇上来陪着臣妾,臣妾也只好放弃了。” “想到贵妃娘娘,臣妾突然释然了。” “皇上,您珍重,臣妾只愿您一声平安才好。” 说完这句不知道带着何种意味的话,魔物的口吻一换,对着静立的锦瑟说道:“宸妃娘娘才是活的最舒坦的那个。” “臣妾真心嫉妒您。” “可臣妾也知道臣妾没有您一样的本事。” “臣妾也没有您和贵妃娘娘一样的魄力。” “臣妾马上就要魂飞魄散了,臣妾也给娘娘说一句,这宫中最是留不得心软。” “对于皇上来说,最重要的还是他的江山。” 凤凛的脸色彻底不好看了,终是抬头看了眼还是德妃模样的魔物,道:“德妃还是慎言为好。” 不知道究竟是德妃还是魔物发出一阵畅快的笑声,笑声渐歇,魔物的脸终于恢复了正常,德妃在世间最后的痕迹也烟消云散了,那个固执的意识终于散去了,还来不及松一口气就赫然发现锦瑟不知道何时站在了它身边。 桃花瘴已经收了起来,它身上的剑气还在狠狠的在它身体里纵横,再联想到锦瑟刚刚的话,魔物一阵灰心,只见锦瑟对它冷笑一声,它的身体就不由自主的往她手上的那根小飞去。 魔物正要舍弃肉杀接用原型逃脱时居然发现锦瑟手上又把那把银壶了给拿了出来。 就像锦瑟说的,要拼法宝,估计整个无尽大陆都没几个人能比的过她。 她一开始舍弃这些旁门左道近身搏斗不过是想要找个对手好好练一下,再好的身手在长时间的不锻炼下也会退步。 可惜这里时不时来找擦汗的修士。 第一次锦瑟觉得那些找茬的人还算顺眼。 一旦她选择用法宝来砸人,那她的敌人绝对是最倒霉的。 魔物犹豫的那一瞬间就被吸进了那把萧,原本萧通体碧绿,像是上好的冻玉雕刻而成的,在魔物吸进去之后却瞬间变成了血红色。 锦瑟也闲着,在变红色的瞬间手腕翻转,两只手在空中不断的画着一些繁复的图文,虚空中那图文在锦瑟的手指划过之后竟然没有消失,散发着莹白的光芒,凤凛只看了一会就觉得头疼,眼前一阵发黑,素手好似变成了两只翩翩起舞的蝴蝶,只留下了模糊的轮廓,最后竟然连一清二楚的图文都看不清了,只看到不停的增加的繁复的线条上散发的银光,头痛欲裂。 “闭眼,静心。” 恍惚中似乎听到了锦瑟的声音,凤凛下意识的闭上眼,不去想那个图腾,过了会儿,头终于不是那么疼了,可是他还是不敢睁开眼睛,直到听到锦瑟冰冷的声音:“好了。” 凤凛睁开眼就看到锦瑟脸色白的几乎透明,喘息也有些急促,额头上也冒着一些冷汗。 手上的萧又恢复到了原先的样子,不过中间却多了丝绯色,就像是血丝一样被冻在了里面。 “好了,皇上好好休息就好。” 至于德妃为什么进来之后突然消失这种问题,锦瑟觉得还是交给凤凛比较好,她只管解决问题,至于收尾什么的不在她考虑范围之内。 凤凛见锦瑟没有任何变化的脸,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好似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闭口不言。 他本来想问一下锦瑟对于德妃说的那些话有什么看法,可是话到了嘴边,他又咽了下去,锦瑟不是那些嫔妃,她根本无需跟他讨生活,除了那个根本摸不着头脑的目的,她似乎就是无欲无求,最关键色他拿捏不住她。 这是非常棘手的情况,作为一个帝皇,有些事情你可以装作你不知道可是你必须心里知道,有些事情你可以装作你不知道怎么做可是心里必须要有个普。 可是现在就好像一团乱麻,一点头绪也无,这是很糟糕的情况。 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比刚刚知道锦瑟坦白身份还要厉害,只要亲身经历才能知道那种非人的力量的恐怖。 他现在必须要冷静下来思量下对策。 但是首先最先做的还是要解决德妃的事情,四妃之一突然消失可不是一个可以轻轻揭过的话题。 “来人。” 作者有话要说:看天气预报,连续一个星期都有雨,姐的网线啊t_t

上一篇   72第七十一章

下一篇   74第七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