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第七十三章 - 重生之宠妃

74第七十三章

这次的春闱因为意外还是无疾而终,过程让所有人心惊肉跳,但好在没有皇上没有什么意外,不说储位未定,就说几位小皇子都还小,登基之后,君弱臣强是一定的了,太后摄政这也是默认的,外戚的权利将空前强大,而且,南疆刚刚平定,皇上突然甍逝,边疆又要狼烟弥漫了,突厥也会趁机南下。 想想这些后果,大臣就一阵冷汗,对萧丞相也是忌恨万分,看你养的好女儿! 那天的事情在场的人数颇多,根本无法隐瞒,萧如梦趁机害死宸妃,皇上为了宸妃不顾自己身死,和宸妃一起掉落悬崖。 谋害君王,株连九族。 在凤凛生死未卜的时候萧丞相已经被压了下去,这时候皇上和宸妃居然出乎意料的平安归来,皇上也除了一条腿几乎没有大碍,在感谢上天垂怜的时候也在想皇上怎么都会把罪魁祸首宸妃给关起来了吧。 在他们心里,皇上对宸妃的或许有那么一两分感情,但是事关到自己的姓名绝对是毫不留情,妃子说的再好听也是一个妾,只有妻子才是可以相濡以沫的存在。 这是根深蒂固的思想,小妾不过用来取乐的,甚至有的小妾可以送人。 对于皇上来说,皇后才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同生共死的存在。 可是谁知道皇上回来后宸妃非但没有失宠反而有更上一步的趋势,这让所少人恨的牙痒痒。 贤妃也有些措手不及。 她是看的很清的一个,帝皇无情,她笃定皇上不会放过宸妃,当日的情形她看的一清二楚,皇上不过是被殃及的,皇上九死一生终于回来了,竟然还容忍宸妃。 “难道·····”是共患难? 贤妃沉思,染着水仙花瓣的指甲有着淡淡的薄光,有什么比共患难更能增进感情,可是对于罪魁祸首,贤妃又推翻了这个结论。 难道真的情根深种? 贤妃手上不自觉的用劲儿,在一旁侍候的宫女眼皮一跳,她听到了指甲崩断的声音。 如果真的是这个理由,她真的必须要不后果要不计一切让宸妃‘早逝’。 一旦情深什么事情都可做的出来,就算四皇子体弱皇上也照样可以把他推上皇位。 她必须要再看看。 凤凛处理好德妃的事情后松了一口气,命人即日回京。 德妃的父亲是翰林院翰林,家族也是出了名的清贵世家,凤凛虽然对于德妃最后的行为很愤怒,也没有迁怒。 翰林院不算实权部门,可是他们的名声却是最好的,里面的人不一定适合做做官,但是一定是适合做学问的,德妃的父亲就是这么一个稍微迂腐的读书人。 哪里都少不了清流。 德妃早就死了,但是真实原因却不能说出去,现在德妃只不过‘身染重病’,之后太医就算宣布不惜挪动,在行宫呆上一段时间‘病逝’才是做好不过的。 皇上的玉撵是最安稳不过的,不像平常的马车那样颠簸,走的又是官道,凤凛在车里躺了一会儿就有些昏昏欲睡。 他这两天不说别的,惊吓就已经够多了,现在放松下来,正好要好好休息下。 锦瑟靠在一边的软榻上一边漫不经心的把玩着那把萧,经过几日,好像又被被好好打磨了一遍,玉质提高了一个档次,越发的晶莹剔透,随着锦瑟的动作流光溢彩。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玉箫突然间晃动了一下,锦瑟半眯的眼睛一下子睁开。 “小东西,安静点。” 既象安抚又像威胁的语气,玉箫又抖动了一下,然后终于安静了下来。 “乖。” 锦瑟满意的用手轻轻拍了拍。 锦瑟说话的声音虽然轻,在睡醒之间的凤凛还是醒了,刚睁开眼时眼睛还很模糊,眨了眨眼,眼前终于清晰了。 “怎么了?” 他也没有接着睡下去的了,整了整稍微有些凌乱的衣服,随手拎过几个胡乱摆着的靠垫靠在上面。 锦瑟摇了摇头,本不欲开口,不知道想到什么突然问:“你打算怎么处置萧丞相?” 萧丞相因为嫡女谋害皇上,现在还在囚车里呆着,风光霁月的丞相大人可算是狼狈到家了。 凤凛道:“锦儿莫不是要给他求情?” “他毕竟我父亲。” 锦瑟说的时候。语气没有丝毫的变化,脸上也没有表情,凤凛看不出这算是求情的话是随口说的还是经过深思熟虑。 “朕要是不允呢?” “那就算了。” 锦瑟说完直接闭目养神了,这让试探她的的凤凛一口去憋在了喉咙里。 难道这些所谓的修仙之人都是这样的? 不对。 她好像是说·····修魔? 凤凛也顾不得试探了,那日他受到的惊讶太过倒把那么重要的消息给忘记了,现在他倒是想起来了。 “锦儿,你不是说修仙么,怎么那日······” 凤凛沉思了会,再次开口。 他不知道什么事修魔,可是听着名字就知道绝对不是好东西。 锦瑟自从暴露的身份,反倒自在了,她几乎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凤凛出于忌惮也不敢勉强她,这让她更是如鱼得水。 这让锦瑟很满意早知道就早吧身份亮出来了。 不过,早些时候亮出来身份可没有现在亮出身份的效果来的好,立威就是这个意思。 听到凤凛的话本来不想理他的,想到不知道还要留在皇宫多少年,就算凤凛没办法威胁她,可是关系融洽总比两看生厌来的好。 “长生之路万千,修仙修魔不够是殊途同归,这有何奇怪的?” 一副你没见识的样子,凤凛额角青筋直跳,他也觉得锦瑟是越来越不把他放在眼里了,这种你很无知的眼神和语气让他更加憋屈,打,打不过,骂,骂不得。 凤凛突然间就有些后悔,不知道自己的决定是不是正确。 “那日的魔物,皇宫中可还有?” 犹豫了一会儿,凤凛还是决定单刀直入,和锦瑟拐弯抹角的说话,以前她至少说出一两句来,可能词不达意,但也算回应。现在她遇到不想说的时候,直接无视你。 想到这,凤凛就肝疼。 这句话才是凤凛想要把锦瑟留在宫中最主要的原因,他如果不想留人,他打不过锦瑟,也拿锦瑟没有办法,但是还不至于束手无策。 论心机手段,他绝对是最顶尖的。 想想那日魔物的诡异样子,脸皮掉落的那一刻让他足足做够了几日的噩梦,如果宫中还有这样的东西,尤其是和他同床共枕的嫔妃,他的控制不住的脸色发青。 以前他根本不会往这方面想,就算有人说,他也会说一句妖言惑众,命人把他拉下去,亲身经历过这么诡异的事情,他不多想一下都不行。 “有啊。” 锦瑟轻飘飘的说。 “什么!” 凤凛差点跳起来,他只是出于谨慎才问出来,没想到锦瑟竟然真的跟她说有这样的东西。 “谁?” 凤凛按捺住,冷静的问。 “皇后娘娘。” 凤凛沉默了一会儿,确认道:“真的?” “假的。” 锦瑟再次轻飘飘的抛出两个字。 凤凛的心正高高的飘起,现在被锦瑟说的又有往下落的趋势,闻言脸色一僵,仔细看锦瑟的脸色。 锦瑟从来都是属于那种冰山美人型的,脸上表情小的让人抓狂,这也有好处,别人很难从她脸上看出端倪。 就像她刚刚说话的时候,凤凛想都不想的直接相信了,等锦瑟推翻前一个说法的时候,凤凛还是看不出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 凤凛发现自己现在被锦瑟牵着鼻子走,这可不是一个现象,就算心里还是疑虑重重,也只能压下,不再追问。 皇上回宫,皇后自然要出来相迎。 锦旗飘荡,留守的人员皆出来迎接,皇后身穿皇后朝服,明黄色的朝服上绣着凤凰几乎要破衣而出,头上戴着的簪子更是华贵非常,镶嵌的东珠在阳光下耀眼夺目。 所有的随行的嫔妃给给皇后见礼。 低垂的头恰到好处的挡出了眼里的不甘和嫉妒,不管她受不受宠,她只要一天是最尊贵的皇后,她们就要一天向她屈膝行礼,而那身华贵非常的装扮就是她们在后宫中奋斗的目标。 跪下后她们都没起身。连皇后也是稍微屈膝,冲玉撵的方向问安。 德妃病重,这件事她已经听说了,没见德妃她并不奇怪,而同样不见的宸妃想都不用想应该就在皇上的玉撵上。 狩猎期间的事情她也听说了,对于宸妃没有获罪反而更得圣宠的事情也有所耳闻,她也只能感叹一声好手段。 不是谁都能让皇上置身于险境后都能全身而退的。 她不就是最好的例子? 看似不计较,可是她这个皇后之位可是如做针毡。 凤凛腿上未好,不好移动,只是命高公公传话。 “皇上说,今日后宫辛苦皇后了,皇上身体不便,皇后就带各种主子回宫即可。” 皇后端庄的点了点头,恭声说了句:“臣妾谢皇上。” 玉撵稍微停了下就直接朝着承乾宫的方向走去。 宸妃不是也住在承乾宫么,想来也不用她这个皇后操心了。 皇后自嘲一笑,复又恢复了原先威严端庄的笑容:“诸位妹妹辛苦了,请起,妹妹们也是辛苦了,就各自散去吧。” “谢娘娘。” “皇后娘娘您才是真的大度,当为万民表率,不想某些人见了您,连面都不露一下就走了。” 这么大咧咧说话的除了胡修华真没有旁人,至于那个别人,不用想就知道她说的是谁。 “胡修华!” 被皇后瞪了一眼,胡修华灿灿的闭上嘴,可还是不甘心的说:“掉下悬崖都摔不死她,真是妖孽。” “胡修华,你如果还不知道规矩,就接着会静安轩闭门思过吧。” 皇后终于怒了,越说越不像话,掉下悬崖的可还有皇上,皇上也是几乎无大碍,这不是把皇上也骂进去了吗? 皇后的头也疼,这个胡修华真的是一点记性也不涨。 宸妃是个好惹的吗,要是这话让她听到了,她还会有好日子过? “俢华妹妹也是有口无心,皇后娘娘不要放在心上。” 站在一边的贤妃劝解道。 “好了,都散了吧。” 皇后挥挥手,示意她们自行回去,就带着宫女和太医走了。

上一篇   73第七十二章

下一篇   75第七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