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第七十四章 - 重生之宠妃

75第七十四章

承乾宫还是他们离开的样子,地板上纤尘不染,离去前实木桌子上那一杯茶所摆的位置都分毫不差,除了上面还冒着的袅袅白烟证明着才摆上去不久。 锦瑟刚进了承乾宫的范围就下了车往偏殿青岚所在的位置走去。 被单独留在车上的凤凛脸色不好,好在他最近的心情确实不怎样,脸几乎一直是阴沉的,侍候的太监也没看出来,只要一直侍候他的高公公看出了点什么,可是出于某种原因还保持着沉默。 锦瑟抓住了让青岚恨得牙痒痒的东西,自然要去青岚那看一看。 说起来,锦瑟绝对是最不关心自己孩子的一位嫔妃了,其他的嫔妃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孩子就是她们下半生的依靠,在这个婴儿夭折率极高的社会,就算平时都有嬷嬷宫女照看,自己也要时不时的问上一两句。 而锦瑟平时几乎就是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十天半个月都不想起来问问四皇子,要不是她盛宠正浓,恐怕早就传出她为母不慈的消息了,而不像现在只在少数范围内流传。 对于流锦瑟看的很开,只要不在她眼前她就当听不到。 挽碧本来是凤凛来照顾锦瑟的嬷嬷,后来生了青岚,就被锦瑟派到了青岚身边。 见锦瑟来了,一惊,她虽听说了皇上和宸妃一起往承乾宫来了,可是照以往的情形,锦瑟根本不会在第一时间来看四皇子。 对于锦瑟对青岚的忽视,她也是颇有微词的。 不论她现在有什么心思,现在见了锦瑟也只能跪下请安。 “奴婢见过娘娘。” 在偏殿伺候的的宫女也纷纷跪下问安。 “起来吧,你们都下去吧,本宫跟四皇子单独呆会。” 锦瑟脚步不停吩咐道,直接从跪地的宫女身边走过,往暖阁的方向走去。 “是。”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后,偏殿彻底安静了下来。 锦瑟走向摇车,青岚不紧不慢的睁开眼,胖乎乎的小手从包的紧实的襁褓里伸出来正好碰到缝的甚为精巧的神态娇憨的布老虎。 青岚胖嘟嘟的小脸僵了下。 一大把年纪了,现在又要重温了婴儿的生活了。青岚毕竟修炼了几万年,很快的调整了表情,虽然别人很难从他的表情了看出什么。 “什么事?”一向无事不登三宝殿就是她们两个的情形。 青岚是架子端惯了,他的心理年龄也足够大了,让他像一个普通的婴儿一样撒娇卖萌他还真做不出来。 锦瑟在怀孕的时候确实有过慈母情怀,即将有一个血脉相连的至亲的存在,这个让她着实欣喜了一段时间,但是在那次栖梧有危险,青岚毫不犹豫的选择选择相救,即便是后来他做了补偿,她们的隔阂也产生了,锦瑟修行千年,道心稳固,很快就调整了自己的态度。 她们说到底也是互相利用,让她向一个普通母亲那样事事以孩子为先,尤其是一个年龄比她还大的孩子,她根本做不到,他们两个心照不宣,也就各过各的,互不干涉。 这会儿锦瑟居然在回宫的第一时间来找他,绝对有事。 果然。 “我抓到了那个魔物。” 锦瑟开门见山,把手上的萧直接扔个青岚,也不管是不是会把他打伤。 “真的?” 青岚眼睛一亮,见扑面砸来的玉箫,还有肉窝的小肥手似乎是胡乱的划了一下,就能看到那只玉箫在靠近青岚的瞬间就骤然变缓了下坠的趋势,仿佛被人托着一样静静的落在了青岚的身上,小肥手伸出手拿起玉箫,看似颤巍巍似乎要把玉箫摔了样子,锦瑟眼睛眨都没眨。 玉箫在靠近青岚的时候就剧烈的颤动,碧绿之间的那几抹红色也如同血丝一样在碧色之间迅速的游动,每每在碰到碧色的边缘,触电一样被弹回。 “对,就是这个味道。” 青岚阴沉的声音响起,他的声带发育的差不多了,现在说出来带着婴儿的吐字不轻,阴沉的语气也让人忍俊不禁,没有丝毫的威胁。 青岚也发现了这个问题,雪砌一般的脸颊上浮起两抹嫣红,越发显得冰雪可爱,锦瑟像什么都没听到一样转过头专心致志的研究窗外那一束早春的杏花。 说来也奇怪,处处精雕细琢的承乾宫,连看似随意摆放的盆景也是进宫的名贵品种,一桌一杯,一笔一砚,无一不是精品,偏殿居然栽着一些平民化的杏花,这可是非常奇怪的事情。 青岚看到锦瑟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样子越发的恼怒,他没办法对锦瑟发火,那那个被锦瑟困在碧玉萧中的魔物无疑就是他的泄恨目标。 “你连栖梧的主意你都敢打,果然不愧是不知死活的东西。” 青岚对于这种自邪恶阴暗之处诞生的东西从来没有好感,只要不惹到他他也就当看不到,可是这么魔物无疑犯到了他的底线,这个足够让他把这个魔物挫骨扬灰了。 碧玉萧颤动的幅度陡然加大,可是在青岚朝着碧玉萧中输入一段灵气之后,剧烈颤动了安静了下来。 “乖乖的,本座就让你死的痛快些。” 青岚白嫩的小手抚着碧玉萧,脸上也带着淡雅的笑容,可他脸上白嫩嫩的肉堆积成一团团的,笑起来半点看到昔日的风姿。 青岚等灵力在碧玉萧中游走了一圈之后,突然觉得不对,他原先只觉得这只是锦瑟困住魔物的容器,等他在里面转了一圈之后才发现里面布置的法阵出乎意料的复杂且·····恶毒。 “这把萧······” 青岚沉声问道,这把萧绝对不简单。 “这是我从一座上古魔尊的洞府里找到的。” 锦瑟回过头淡淡道,这把玉箫看着精致,可是炼制的这把萧可是一点也谈不上可爱。 刚找到这把萧的时候,她放在心上,一个偶然的机会她这里面的法阵出乎她意料的复杂。 她是把困在里面的东西生生化为这把萧的养料,她刚得到这把萧的时候,看着就好像是用最劣等的玉石随手雕刻而成的,比起想在隐隐华光四溢的样子天壤之别,这里面饮了多少人的精血不言而喻。 她也是后来觉得这件法器实在是恶毒,就放在了空间里蒙尘了,要不是这次魔物把她当傻子一样耍,她也不会一怒之下就把魔物困在里面。 她把魔物困在里面,不用多久,魔物就会在里面一点一点的剥夺法力,精血剥离,那痛苦比抽筋拔骨还要厉害许多,她拿出来之后就稍稍有些后悔。 她更愿意把人干脆利落的杀了,对于让敌人受尽折磨而死她没有任何的想法。这把萧用起来也不是那么简单,最起码要她一滴精血,还要吞噬她大部分的精神力,这就是她那天脸色苍白的原因。 青岚的道行比她高多了,自然更能感觉到了这把法器的恶毒。 知道魔物活不到多久了,青岚也就把他丢在一边,犹豫了一下道:“这个东西还是少用为妙。” 这等恶毒的东西用多了有伤天和,九重天劫的时候雷云的威力可能会增强几个层次,心魔可能趁虚而入。 锦瑟自然知道青岚的意思,点了点头,收起向她飞来的碧玉萧,冰霜般的脸闪过一丝疑惑:“我最近的状态很不对。” 以往她根本不会被魔物这种小手段给激怒,偏偏那日真的把她给激怒了,这种不受控制的情况让她有些莫名的焦躁。 想想最近的一切,怎么都觉得不对劲。 青岚听到锦瑟的话,也皱紧了门头,肉呼呼的脸挤成一团。 “我也不太清楚你们修炼的这个功法,这可能是恢复的必然情况,你平日里也注意点,等栖梧醒了你再去问问她,大概好有十年她就该醒了。” 十年对于修真之人来说不过是睁眼闭眼之间罢了。 青岚说道栖梧,神情不自觉的放松了下来。 锦瑟闻言了点了点头。 十年对于他们而言却是不长。 锦瑟等安静下来的时候才好像不经意的说了句:“皇帝知道我们的身份了。” 青岚正欲闭上的眼睛猛睁开了。 “你·····全说了?” “差不多吧。”锦瑟想了想道。 青岚本来想发火的,可是不知道想到什么深呼吸一口气,把怒火给压了下去。 他在皇宫了呆了数百年,自然知道人心贪婪起来会怎么样,不择手段都是轻的,现在锦瑟几乎不能动用过多的灵力,他重伤未愈,栖梧还在玄冰洞中沉睡。 这绝对不是一个暴露身份的好时机,何况凤凛作为一个国家的至高无上的存在,一个国家的资源都会被他调用,这个世界修仙之人虽然绝迹,可是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隐藏在深山之中的存在。 现在她们两个一个渡劫期就足够他们全军覆没的了。 锦瑟根本不理解青岚突然间忧心忡忡的表情,但是也知道他是在为她们担心,稍微整理了一下道:“不用担心,我会关注他的,如果他真的想对我们不利,我们最起码能提前知道。” 青岚也只是习惯性的往最坏的方向思考了下,他们也没这么糟。 他们又没有想对凤凛不利,他也不至于花大量的人力物力去对付他们,调动大量的人员寻找修道之人,她们也不会不知道。 锦瑟:“这样也有好处,我空间里还有不好可以增加聚灵阵的东西,既然摊牌了,就可以全拿出来了。” 青岚赞许的道:“我空间里也有不少东西,倒可以拿出来。” 说完有道:“那修建宫室的速度也可增加了。” 修真的手段哪是凡人可以比得上的,一座洞府不说阵法防御,半天就可以弄好,用上一些特殊手段,修建的时间可以定可以大大的缩短。 作者有话要说:日更为主,双更为辅……还有八万就要完结了…

上一篇   74第七十三章

下一篇   76第七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