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第七十五章 - 重生之宠妃

76第七十五章

三年一次的选秀如期而来,京城的秀女和各个地方经过初选的秀女齐聚一堂,并不像是锦瑟当年一样京城和地方是分开进行选举, 御花园挤满个各色的美人,清纯的,娇俏的,可爱的,端庄的······只有想不到没有找不到。 贤妃站在高楼中看着御花园中的三两个成群的秀女,眯着眼道:“看来今年的秀女的素质真的比上届高多了,想来皇上也会多留几个,如今后宫空虚,皇上多漏几个嫔妃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不知道上元宫的那位会怎么想。” 两年的时间一闪即过,所有人都认为皇上对宸妃的宠爱不过是稍纵即逝,可是宸妃这三年可谓是椒房独宠。 上元宫就是皇上为宸妃修建的那座宫室,更是亲自命名为上元宫,不知道让多少人给气的差点岔气。 何谓元? 皇上的原配才可称之为元后,当今皇后被废了那也是皇上的元后,再立皇后也不过是继红,元可称之为尊贵。 可是皇上竟然把这个字送给一个妃子当做宫殿的称号。 这让贤妃再也冷静不下来。 这样子下去,皇上可能朕会迷了心智一心一意的立四皇子那个病秧子为太子。 “还不是皇后呢,就摆出一副皇后的架势,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庶女,也不怕承受不住着泼天的富贵。”胡修华从旁边的果盘上拿起一颗晶莹剔透的葡萄,猛的一用劲,透明的果汁就冲破了薄薄的一层皮。 “俢华妹妹,还当慎言,贵妃娘娘岂是我等能妄自议论的?”一旁的淑妃拿起帕子捂住嘴角,轻言细语的劝道。 淑妃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竟然说服皇上把她放了出了,昔日荒废的延禧宫又恢复了热闹,虽没有往日的的繁华,到底比那寂静无声的环境好太多了。 贤妃听到淑妃的话,垂下眼睛,闪过轻蔑,淑妃真的是关太久了,没半点长进不说,倒是越来越沉不住气了,以往这明显嘲讽的话淑妃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 只是,想到那个如今更是更进一步被封为宸贵妃的锦瑟,心中就一阵翻涌,她也是越来越坐不住了。 “贵嫔妹妹对着有什么看法?”贤妃头一转看向一旁静默的李贵嫔,李贵嫔也被放了出来,所以人都以为李贵嫔是被宸妃陷害的,如今出来更是谨小慎微,轻易不会出清秋阁一步。 可是贤妃却总看李贵嫔不顺眼。 或许她们才是真正的一类人,贤妃虽没看出蛛丝马迹,可是对她确实忌惮万分。 如果没有锦瑟,她第一件事肯定是除了李贵嫔,可是如今前面有了个抢了无数风头的宸贵嫔,让她暗暗忍了下来。 李贵嫔从被放了出来,确实更加小心,相较于淑妃那种被关着越来越焦躁的人,李贵嫔确实不断反思自己的行为。 想想她是不是有什么地方露出了马脚,竟然让宸贵嫔对她差点赶尽杀绝。 可不是赶尽杀绝么,在宫中没关紧闭,没有人时时刻刻的在皇上面前提醒你的存在,你的存在早晚被皇上遗忘的彻底,贤妃虽说后宫空虚,可是上届秀女多少没有被皇上临幸过,随便封了一个位分再后宫的角落里逐渐红颜化枯骨。 好在她还有三公主。 她就是再好的耐性,再被关了这么久无人问津也会疯掉的,要不是她用了计策,她怎么会这么容易被放了出来。 想想自己被关进去的理由,李贵嫔眼里闪过狠厉,如今害她的人风光无匹,她却依然坐在贵嫔的位置,这仇怎么能不报! 李贵嫔心计自然了得,在被贤妃这么问的时候,掩饰了眼里的不同,面带微笑道:“贵妃娘娘自然是尊贵无匹的人儿,她行事自是不是我等能后置啄的。” 贤妃道:“妹妹说的是。” 赵淑华一直是墙头草,见宸贵妃不但没有失宠反而荣宠更甚,心头一转,巴上了锦瑟,整日去上元宫拜访,一副唯贵妃娘娘马首是瞻的样子,这会听到众位娘娘在那说锦瑟的酸话,不好为锦瑟说好话,但也不会火上浇油,一副兴致勃勃的看着御花园的景象,旁人见她这么一副做派,暗地里冷笑,你这么巴结,也没见贵妃娘娘对你有什么不同。 “皇后娘娘还在礼佛?”裴贵嫔见场面冷了下来,忙暖场道。 “可不是,皇上不知道听了那个小妖精的谗言,竟然让皇后潜心礼佛,皇后娘娘管理向来公允,没想到竟然落到了这么个下场,都说红颜祸水,古人诚不欺我!”胡修华手指上还沾着葡萄汁,嫌恶的那只剩皮的东西扔到了地上,抽出帕子了擦了擦手指,至于她口中的小妖精是谁不言而喻。 往日皇后才是大家齐心协力要拉下来的对象,这会儿皇后闭门不出,锦瑟自然是众之所矢。 没了皇后的呵斥,贤妃淑妃听着别人说锦瑟心里也畅快,根本没有准备阻止的意图,她们要贤淑,要端庄,不能像胡修华早在皇上那挂了‘口无遮拦’的名号。 听着胡修华贬低锦瑟,她们心里都难言的一阵痛快,心机深沉如贤妃李贵嫔都不能免俗,赵淑华虽在讨好锦瑟,但是不至于对她多衷心,这会字心里也升起诡异的舒畅感。 “虽然是庶女,但好歹也是高门贵女,现在也只能用青楼妓子的手段来勾引皇上了么?” 胡修华见没人阻止,变本加厉道。 “哦,本宫差点忘了,丞相大人因为养了个好女儿已经被贬为庶民了,丞相也是寒门出身,果然就算鸡披上了一层羽毛也改不了她卑贱的本质。”胡修华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掩嘴娇笑道。 萧丞相到底没有被凤凛处斩,不说他是什么目的,后宫之人都觉得这处置真是太轻了。 有子的嫔妃如同贤妃盼着凤凛早死,她可能就是摄政皇太后,其余的生了孩子的妃子也能被新任皇帝荣养,可是她们这些无子无女的嫔妃只能被送去寺眯青灯古佛一声。 这让多少花骨朵似的嫔妃如何甘心,早吧萧如梦恨的要死。 “确实是养了个好女儿,上元宫那位可不是尽得圣心么?” 胡修华越说越上瘾,这几年在锦瑟眼皮子底下,她根本不敢乱说话,这位可是从来不顾顾忌表面子功夫的一个人,看不上眼的直接脱下去,这会子,开了口子,实在是憋不住了。 “昔日风光的沈贵妃可不是也是让后宫各位姐妹退避三舍,可这会儿不也是白骨一副,如今看着荣宠无限,将来可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形呢?” “贵妃娘娘到——” 尖锐的太监声音响起。 胡修华脸一白,她刚刚说的话,宸贵妃不会听到了吧? “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表情各异的众人纷纷下拜,皇后礼佛,未立皇贵妃,就只有贵妃最大,不论她们心里想什么,这会儿只能对着她屈膝下跪。 锦瑟带着一众人浩浩荡荡的进来,也不叫她们起来,贤妃淑妃是妃,不用跪下,只是屈膝就好,但是在锦瑟带着的众多宫女面前,只觉得羞辱的脸色发红。 早晚有一天······ 这是所有嫔妃的心里话。 “本宫好像听到刚刚有人说到本宫?”等她做到主位上也没让还保持着行礼姿态的各位嫔妃给站起来。 现在可不是三年前,锦瑟让她们跪着,她们就要老老实实的跪着。 胡修华听到锦瑟的话脸色惨白,低垂这头,全没有刚刚脸上那副趾高气扬的样子。 没有人说话。 贤妃和淑妃的腿都有些僵了,她们好久没遇到会这么落她们脸色的人了。 赵淑华暗地里气恼。 刚刚多好币心的机会,竟然让她错过了,这要在锦瑟刚刚进来的时候稍稍表态一下,宸贵妃也许就听到了。 “这是本届的秀女?” 没人说话,锦瑟也不恼,随意扫了眼各有颜色的秀女,她的视力不是嫔妃可以比的,她远远看去就可以把所有的面貌看的一清二楚,忽然,好像发现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一样稍微眯了一下眼。 四月最是察言观色,见锦瑟看向窗外,凑上去恭声道:“娘娘,要不把她们给叫上来?” 锦瑟点了点头,四月立刻命人去传话。 而众嫔妃的脸色已经僵的不像话了。 这一群奴才面前这么下脸色,她们咬牙忍了,谁让上元宫的人都是皇上派去的,这也是贤妃等人保持着最后一点希望的原因。 皇上派上了自己的人,宸贵妃的一举一动都在监视之下,这是不是说明,皇上根本不打算让宸贵妃培养的自己的势力,或者说是根本不信任宸贵妃? 而宸贵妃这样也愚蠢,一举一动都在监视之下还这么嚣张,难道不知道这样都会传到皇上耳中,不过这样也好,至少她们被宸贵妃欺负的样子都会传到皇上耳朵之中,用她们的忍辱负重衬托宸贵妃的嚣张跋扈。 这是她们忍下来的最重要的原因。 现在锦瑟要见秀女,而她们这么跪着,那她们怎么在新晋的嫔妃面前树立威严,这次选秀的人可是比之上次只多不少。 贤妃权衡了一下,咬牙道:“贵妃娘娘,臣妾等人是不是可以起身了?” 锦瑟没有说话。 “臣妾等人若有得罪娘娘的地方,还望娘娘就大人不记小人过的原谅臣妾等人。”

上一篇   75第七十四章

下一篇   77第七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