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第七十七章 - 重生之宠妃

78第七十七章

锦瑟对才女不敢兴趣,她写的字极好,翻过的书也是过目不忘,可是这不代表她拥有作诗词歌赋的能力。 赵淑华说完见锦瑟没反应,只好灿灿的闭嘴,她想说,这位才女不但有才名,而且是江南出了名的美人,现在宸贵妃圣宠正隆,这也不代表她会这么一直风光下去,即使锦瑟获得皇上宠爱的时间已经大大的超出了她们的预想,可是她们仍旧相信皇上的眼睛会一直的留在锦瑟身上。 后宫中最不缺就是源源不断的美人。 这位江南来的才女肯定就是宸贵妃的劲敌,江南多美人,尤其是那种恰似弱柳扶风的美人,最能吸引男人的保护欲,以前的莲妃不就是江南来的? 赵淑华觉得自己是好肝当成驴肝肺,心里气恼了一会儿,暗道:等你被抢了帝宠就知道厉害了。 不一会儿,小太监说外面的座次已经弄好了,请给位主子娘娘前去。 在外面候着的秀女也很忐忑,现在都前途未名,说不得就要留在宫中和这些高高在上的主子争宠,现在见见了解下敌情才是最好不过的了。 心思各异的秀女恭谨的向鱼贯而出的嫔妃问安。 选秀初选是要粉黛不施,看的是个人素质,只要不是长的太惨都能过去,这过了初选就要拼才艺和相貌了,诸位秀女也是打扮的花枝招展,各有千秋,这么几十个十几岁的小姑娘齐刷刷的跪了下去,煞是好看。 众位嫔妃心里着实不是滋味,和这些花骨朵似的小姑娘一比,她们才真的才觉得自己老了。 这些一掐都可以出水似的小姑娘一的进来才是在割她们的心啊。 贤妃心里也不好过,哪个女人都不会承认自己老了,这会这么多小姑娘在眼前,知道她们都是为凤凛准备的,心里更是一阵抽痛,她自己是年龄越来越大了,重新获得宠爱的机率越来越渺茫,虽说孩子是最重要的,可是宠爱也是为孩子加分的一个的因素。 虽说想要这些人来分锦瑟的宠,可是走到眼前就感觉心里一阵堵得慌。 “娘娘这边请。”谄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嫔妃又是一阵发堵,可也只能停下下为锦瑟让路,脸上还要带着从容的微笑。 “贵妃娘娘吉祥。” 刚起来的秀女又齐刷刷的跪好,有几个活泼的甚至偷偷抬头去看锦瑟。 锦瑟在她们看来就是她们奋斗的目标和羡慕的对象,短短三年,从一个不受重视的相府庶女变成一人之下的贵妃,这简直就是传奇。 锦瑟根本不会管她们的的想法,在众星拱月下做好,优美的下颚抬起对靠前的一个穿着浅碧衣裙的姑娘说:“你过来。” 那个秀女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知道旁边的人推了推她,她才反应过来是在叫她,忙行了礼,虽是慌张了些,但是却行的很规范,可以看出家教不错。 “你叫什么名字?” 贤妃等人眼观鼻鼻观心,专做看不到,所有人都以为贵妃娘娘是要找她的麻烦,秀女纷纷送上同情的目光,连那个秀女也以为是这样,身体僵的不可思议,可是脸上仍然挂着微笑。 “奴婢楚子衿,家父是江南总督。” 楚子衿说的小心翼翼,唯恐这位权倾后宫的娘娘一个不喜把她给拖下去,与这位娘娘的宠爱同样文明是她喜怒无常的性格。 “江南第一才女?”锦瑟饶有兴趣的问了声,想起了赵淑华刚刚说的话。 “奴婢只不过粗通文墨,才女之名奴婢愧不敢当。”楚子衿不知道贵妃娘娘为什么突然对她起兴趣,只能小心应付。 “你写几个字给我本宫看看。”锦瑟示意太监把东西全部都弄好。 不一会儿,楚子衿面前就摆好了桌案,上面是上好的宣纸,笔洗上挂着各种粗细的毛笔,还有一个小宫女为她默默的磨墨。 楚子衿见锦瑟没有表情的脸,再看看一众低垂着头的太监宫女,只好稍稍挽了挽袖子,她今天穿的是广袖的长裙,长裙上绣着一株株翠绿的竹子,外面罩着一层薄纱,更显的翠竹挺拔清新,这样的衣服明显不适合写字,一人之下的贵妃娘娘要求,她怎么都不会拒绝,胡乱把袖子挽起,露出一小段皓腕。 她长得不算差,也是标准的那种美人,可是在后宫也只能算中等,尤其有了艳冠群芳的贵妃娘娘,很少嫔妃能够达到这个档次。 才女在后宫中也不算少,李贵嫔入宫之前也是出了名的才女,这会儿贵妃娘娘竟然会对一个怎么都不算显眼的秀女起意,这让所有人都暗暗打量这位秀女,看她究竟有何特别之处。 后宫之中至今还未有一人能获得贵妃娘娘的青睐。 楚子衿本来还有些紧张的,刚开始写的时候,手都写打颤,见锦瑟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她也慢慢的静下了心。 “渐入佳境。” 锦瑟不知何时走到她身后,看着她手下的字从原先的凌乱变得越发流畅,她的眼力好,甚至可以看到她的手指上有着薄薄的一层茧,可以看出长期握笔留下的。 “你几岁习字?” 楚子衿听锦瑟突然发问,手上一抖,好在即使稳住。 “奴婢四岁握笔,习字亦有十年了。” 楚子衿沉声回答道。 “写的不错。” 锦瑟不吝啬夸奖,而且楚子衿写的真的很不错,笔走龙蛇,行云流水,再练上数年必会自成一派。 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已经很不容易了。 “谢娘娘夸奖。” 楚子衿已经稍稍放松了警惕,只觉得这位贵妃娘娘并不像传言中那么难说话。 “本宫宫里还缺一个女官,你可愿去本宫的上元宫?” 锦瑟突然的问话把所有的吓呆了。 这是秀女,而且这位秀女的父亲是江南总督,前途几乎已经订好了,就算不留在宫中也是前途坦荡,贵妃娘娘竟然让楚子衿留在上元宫做一个女官。 谁也想不通这位贵妃娘娘究竟在想什么。 楚子衿也呆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她正在整理下凌乱的思绪想着怎么委婉的拒绝,就听到锦瑟的声音:“算了,你不用说了。” 说完,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伺候的宫女被自家主子不按常理出牌的行为给吓到了,见锦瑟已经离开,也急忙跟各位主子问安告退,追着自家主子去了。 “贵妃娘娘这是何意?” 楚子衿迟疑片刻,向最前面的贤妃恭声问道。 贤妃也被弄得有些懵,听到楚子衿的问话回神,仔细的打量了下楚子衿,既然被贵妃看上,肯定有什么过人之处,可是贤妃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丝毫的特别的样子。 见楚子衿忐忑的样子,温声道:“贵妃娘娘一向是这样让人捉摸不透,楚姑娘不必放在心上。” 虽说不放在心上,在场的人谁会不放在心上? 楚子衿被各种隐晦的打量弄得浑身不自在。 宸贵妃不会做一些无用的事情,做事必有什么奥妙,贤妃急于回去细想,不想再看这群戳她心窝子的秀女,于是对一旁的太监道:“带各位姑娘好好看看御花园,不得懈怠。” 复又对众秀女道:“本宫想到贤仪宫还有些事情未处理好,有时间再好好招待着各位姑娘。” 众秀女忙说不敢。 最后对嫔妃说:“各位妹妹随意,本宫就先回贤仪宫了。” 她们被锦瑟先前一吓,哪里还有游玩的兴致,纷纷表示自己很累了,有空再和各位姑娘好好叙叙。 等众嫔妃带着众宫女太监走了之后,御花园一时间空了许多,原先拘谨的秀女都松了一口气。 这么多嫔妃带给她们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原先她们还自傲于自家的相貌,可是见了各有千秋的嫔妃,一阵失落,原来她们并不是最优秀的。 尤其是在贤妃淑妃等高位妃子出来的,那种雍容华贵的姿容让她们自惭形秽,在她们眼前的压力也不是一般的大。 更不用说当椒房独宠的贵妃娘娘,便是世界上最顶尖的工匠精雕细琢恐怕也雕刻不出贵妃娘娘十分之一的神韵。 翩然若仙的,冷颜如画,女人看了都忍不住心动的存在,皇上怎么会不动心? “子衿,你真好命,竟然能得贵妃娘娘的青眼。”一旁一个嫩黄衣裙的少女面带羡慕的说道。 有了她开头,其他人也纷纷开口说了起来。 “对啊,贵妃娘娘真好看,我都看呆了,差点以为是画里走出的仙人。” “听说贵妃娘娘很难伺候的,可是我看着除了冷了点也没有传言里······” “嘘,慎言!” “贵妃娘娘的头发怎么白了······” “难道是有番邦人的血统?” “胡说什么,据说是中毒所致,那次皇上大怒来着,还处置了不少人。” “真的假的?” “我还能骗你不成?” “子衿,你说贵妃娘娘真的是让去做那个什么女官么?” “子衿,贵妃娘娘为什么对你另眼相看啊?” ······ 楚子衿被吵得头痛,婉言拒绝了想拉她一块讨论的秀女,悄悄的离开了御花园,往秀女呆的储秀宫走去。 她总觉得贵妃娘娘不是这么轻言放弃的人。 不对! 她突然你想起来了,贵妃娘娘走的方向好像是往承乾宫的吧? 难道直接去讨圣旨? 楚子衿被自己荒谬的想法给逗笑了,贵妃娘娘再受宠也不会到可以任意讨圣旨的地步。 谁知道她一语成孅。

上一篇   77第七十六章

下一篇   79第七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