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第七十八章 - 重生之宠妃

79第七十八章

锦瑟是堂而皇之的进入承乾宫的,在门外守门的太监侍卫对着锦瑟恭谨的行了一礼,锦瑟就推开门走了进去。 凤凛正在批改奏折,看到锦瑟进来,也只是抬了一下眼,再接着做自己事情。 “爱妃有何事?”经过两年,凤凛对锦瑟的性格更加了解,无事不登三宝殿就是这样,没事就自己呆在芙蓉轩一整天一整天的不出门,难得出门放风也会多多少少的给他找点麻烦,他现在巴不得她一直呆在芙蓉轩。 芙蓉轩现在并入了上元宫,鉴于主人懒散,名字也未改,还是叫做芙蓉轩,不过却不再是二十四轩之一了。 “楚子衿。” 锦瑟突然蹦出来的名字让凤凛终于放下了手上的东西。 “楚子衿的父亲是江南总督,朕钦封了,她朕早有安排,你最好不要打她的主意。” 凤凛谨防锦瑟又想到什么,干脆提前开口,选秀选的相貌,更多的却是家世,你的家族势力强劲,你的光辉前途就已经注定了。 “我要楚子衿。” 锦瑟回的也很干脆,两人对视一眼,凤凛头疼的用手按了按眉心:“这么多秀女,你为什么偏偏看上她了?” “本宫要她自然有要的理由。”只是理由却是不便说。 听到这么挑衅的话,要是一般人,凤凛早命人拉下去了,可偏偏这位不是一般人。 “人家好好的总督嫡女,朕总不好一个理由不给的就送给你吧?” 江南从来都是重中之重,鱼米之乡,江南的文人举子也是最多了,哪里都能乱,只有江南不能乱,此任的江南总督,当得还算合格,在他治理下,江南井井有条,人家把娇养着长大的姑娘送进京,不是让你随随便便一句话就能要走的,这可不是一般的秀女。 “她父亲已经上了奏折,说是自愿让楚子衿落选。” 一般来说,选秀不是勉强的,就算过了初选,不愿意让自己女儿进宫为妃的大人都会上奏折陈情,不是太重要的人凤凛也不会太为难。 楚子衿就是这种情况,凤凛也已经听说了总督夫人和北威侯府主母聊的相当好,两家的往来也算频繁了,想到北威侯府快要成婚的世子,也知道江南总督的意思了。 他们家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女儿不愿意送到宫中。 凤凛虽然被嫌弃,可是也算理解,他都准备用朱砂写上准了,锦瑟这时候横插一杠子。 “什么还不是你的一句话。” 锦瑟的话让凤凛的脸稍稍僵住。 “爱妃,其实你可以委婉一些。” 这么直接,有时候凤凛被气的都有种不顾一切把她给就地正法的冲动。君权至上,皇上总揽大权,可是面上的工作还是要做的。 就这么被赤、裸、裸的说出来,凤凛有种喘不过来气的感觉。 “写吧。” 锦瑟没理这句话,从旁边抽出一卷空白的圣旨,扔到凤凛桌前。 凤凛:“写什么?”他已经有不祥的感觉了,他拿手抵住不断跳动的青筋。 “封楚子衿为妃的圣旨,就让她住在上元宫好了。”锦瑟自顾自的说完,凤凛的脸逐渐青了下去,阴森森的道:“爱妃没听到朕说的话么?” “楚子衿的父亲母亲和她自己都不愿意留在宫中,爱妃,强扭的瓜不甜。”不知道想到什么,凤凛笑的更加阴气森森。 “写。” 干净利落的一个字足够让听的人火冒三丈。 “爱妃,你平白无故的抢人家女儿,你总要给朕一个理由,不然,朕这个圣旨不能写。” 凤凛把圣旨推到一边,一副和锦瑟杠上的意思。 “你以后会知道的。” 锦瑟还是油盐不进的姿态,看凤凛没有动笔的意思,终于不耐烦了:“你们凡人真凡人,明知道你自己最后肯定会写的,这么挣扎有意思么?” “还是说,皇上你是真的想和本座过不去?” 凤凛僵住身体,被锦瑟的神识压的喘不过来气,眼里闪过恼怒,一言不合就用武力压制这个对于一国之君来说简直是耻辱。 锦瑟知道过犹不及这个意思,也只是稍微意思一下就把神识收了回去。 可是她太不了解一个皇帝的想法了,这么一个时时刻刻压在他头上不定时炸弹在身边,就足够让他心里难受了。 “南疆的战事马上就要结束了吧?” 达成目的,不外乎啊两种手段,威逼利用,威逼用完了,现在是利诱了,锦瑟这招玩得很稚嫩,招数不再好坏,只要管用就行。 在皇宫呆久了,或多或少也会那么一点东西。 果然,凤凛眼神一暗,眼角瞄了一眼八百里加急送来的捷报,这两年最大的事情,就是自从南疆公主行刺皇上未遂自杀,大凤重新兵临南疆。 锦瑟曾将承诺过助凤凛灭掉南疆,她也没有食言。 她做的很简单,直接把她空间里曾将废掉的丹药拿了出来,让将士们吃下去,南疆最可怕的是它绵延不断的瘴气和随处可见的毒虫。 南疆的兵力并不强,只要破掉这两样,足够凤凛直接把南疆并入大风的版图。 开疆扩土的诱惑是每个皇帝都无法抗拒的诱惑,对于锦瑟而言,不过是废物利用,对凤凛确是最好的礼物。 “爱妃说的是,南疆王投降,南疆皇室不日将进京,这还要多谢爱妃的丹药,不知道这还有没有?” 凤凛一改刚刚僵硬的脸色,和颜悦色的展开圣旨,提笔准备书写,最后一句话却是试探,这么好的东西,怎么也要留下一点以备不时之需。 凤凛打的一手好算盘,锦瑟却不愿意和他在这虚与委蛇。 “皇上写完之后就让太监去传旨,臣妾不适,先回宫了。” 嚣张的样子,凤凛恨不得把手上的东西全扔下去,他是发现,他对于锦瑟忍受力是越来越差了。 他坚决不承认是自己的原因,绝对是锦瑟越来越嚣张的缘故。 “来人,去宣旨。” 他倒要看看这个让她另眼相看怎么都要留下的楚子衿到底是什么样子。 楚子衿愣愣的看着手上的明黄色的圣旨,耳边也是宫女恭贺的声音。 其他秀女羡慕嫉妒的眼神不住的瞟过来,这是让她下意识的做出荣辱不惊的表情,脸上一副淡定的样子更是让其他人嫉妒。 岂不知她心里也很慌乱。 母亲早已给她通了气,她是注定落选的,母亲说和北威侯夫人已经商谈的差不错多了,谁知道皇上的一道突如其来的圣旨把她给弄蒙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根本没见过皇上,父亲的陈情的奏折也已经上去了吧,怎么她就突然间连终选都不用参加了,直接封为正五品充华。 这可不是刚进宫很高的位分了,至今从未有过,就是如今的宸贵妃刚进宫都是从七品美人。 楚子衿直觉的想到了那日的宸贵妃娘娘。 不会真的是她请旨的吧? 楚子衿苦笑。 “小主,你先收拾,奴才一会带着您去上元宫。”传旨太监对楚子衿笑的很谄媚,这位一进宫就封得高位,看来以后也会前途坦荡,这会儿不趁机巴结怎么能行。 楚子衿点了点头。 她带的东西不多,稍微收拾就行。 等传旨太监走了,秀女叽叽喳喳的声音瞬间把她淹没。 大家都知道彼此是竞争关系,可是这会儿看着一人已经一步登天,她们还是前途未名,就算不能做什么,说说酸话还是可以的。 “子衿,你是什么时候见过皇上吧?不然皇上为什么单单册封了你?” “对啊,连最后的终选都不用过。” “不但得得贵妃娘娘的青眼,皇上竟然也喜欢·····” ······ 楚子衿听的头痛,推开围在她身边的秀女往自己的房间走,她现在已经是主子了,见她要走,她们也不敢强拦,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楚子衿的背影消失在走廊里。 “切,得意什么,以后什么光景还不一定呢。” 不知道谁冷哼了一声,道出了所有人的心里话,现在受宠又怎么样,以后圣宠不衰才是真本事。 只是看着楚子衿平日里一副淡淡的样子,没想到心机比谁都深。 她们刚刚也是被嫉妒冲昏了头脑,一时激动之下才开始讽刺楚子衿,现在才想起来她们是在宫里,一言一行可能都有人看着,立刻噤声的各自回到房间。 后宫中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出乎意料的平静。 她们被锦瑟压的喘不过来气,乐的看到一个人来分宠,势力均敌总比一枝独秀来得好,后宫的水乱了,她们才有浑水摸鱼的机会。 只是······上元宫? 贤妃屏退了下人,靠在椅背上,一个人静静的思索。 这个消息实在是让让人惊讶,住在上元宫侧殿却是最让她在意的,宸贵妃和沈贵妃一样让霸道的不可理喻,以前的景仁宫和如今的上元宫都是只住主位,其余的地方都是空着的,如今皇上竟然让楚子衿住在上元宫。 这究竟是皇上的意思还是·····贵妃的意思? 想到那日宸贵妃对楚子衿不同于往的态度,贤妃偏向于后者。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大家的想法可都就要落空了。 这位宸妃娘娘可不是容易对付的角色。 在没有家族势力的情况下,牢牢抓住皇上的心,地位稳如泰山,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 清秋阁的李贵嫔也是这个想法。 只能说,聪明人的想法一般比较复杂。

上一篇   78第七十七章

下一篇   80第七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