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第八章 - 重生之宠妃

8第八章

锦瑟是决定今天不论如何这阳气她要定了,她对于自己的外貌还是相当自信的,不到万不得已她真不想把他打晕了硬上。 眼里现在只有阳气的锦瑟没有注意到白苏连翘紧紧低下的脸,脸变的通红,就算皇上的意思很明显了,但主子您说的也太直接了!把皇上吓跑了怎么办! 白苏连翘在心里呐喊。 凤凛好半响没说话,这位佳人很出人意料的······豪迈。凤凛现在也不想谈情说爱,一个让你垂涎的美人就在眼前,她还是你的女人,而且相当直接的说出近似邀请的话,凤凛自己再拒绝就不是个男人了。 凤凛直接一大步跨到锦瑟跟前,一把把她拉进怀里,“爱妃既然等不及了,那就就寝吧。”高公公也不装隐形人了,“皇上,是回承乾宫还是?”这句话他本来是不想问的,但是看到芙蓉轩空荡荡的布置就知道寝宫绝对不会好到哪去,温度也和外面差不多了,万一皇上在这呆一晚再大病一场,所有人都讨不了好了。 凤凛都拉着锦瑟准备进寝宫了,锦瑟也相当的配合,听到高公公的话一僵,下意识的看了眼还披着大氅的锦瑟,稍微停顿了下,对着高公公吩咐,“摆驾承乾宫。”他自己在军中的时候什么苦没吃过,但是还有位美人需要怜惜,如果被折腾病了,他可真要心疼了。 对于美丽的东西,每个人不忍心破坏这种美好,看着锦瑟完美的侧脸,凤凛就是忍不住的失神。他选择性的遗忘了锦瑟在这里已经住了大半个冬天。 高公公听见凤凛的命令,松了一口气,急忙出去命人准备銮驾。凤凛也没放开锦瑟,而是半抱着锦瑟坐在椅子上,锦瑟看似柔顺的靠在他怀里,实际上在吸收他身上溢出来的丝丝阳气,随着时间的延长,她身体里最近折磨她的寒气终于有些缓和。 白苏连翘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身为仙人的主子会愿意侍寝,但她们坚信主子这么做一定有理由的,所以两个人都在一变垂着头也不说话。 一时间房间里静悄悄的,不一会,高公公的脚步声响起,声音从门口传过来,“皇上,銮驾准备好了。”就算皇上没有做玉撵,玉撵也在后面候着,所以不用多等。凤凛听见也不让锦瑟下来,直接打横抱起她,大步往外走,白苏连翘对视一眼,忙跟在高公公后面。 抬撵的小太监听到高公公的暗中吩咐加快脚步,专挑近路走,半个时辰后就回到了承乾殿,等高公公喊停,凤凛一刻不停的抱着锦瑟直接朝着寝宫的走去,先前让一个小太监传话准备香汤的宫女看着高公公的不知所措,高公公摆了下手,示意她们下去,香汤先撤下去好了。 真是难得见自家主子这么猴急的样子,高公公一脸平静的安排接下来的事情,心里着实有些无语。 再说凤凛抱着锦瑟进了寝宫,头也不回的示意伺候的人都下去,皇帝的寝宫都是烧着地龙的自然不是芙蓉轩可以比的,穿着单衣也不冷。凤凛本来不想要显的太过着急吓坏了这位美人,一路上都想好怎么了,结果在碰到锦瑟的双唇时候,不知道怎么就控制不住了,双手开始脱锦瑟的衣服。 锦瑟也表现的相当热情,手搭上凤凛明黄色的腰带,灵巧的解开繁复的结,她的体内的寒气在那一刻的舒缓后加倍的涌上来,现在她脑子里只有阳气,哪里要皇帝陛下怜香惜玉,于是就用了一点魔修的一点小小的术法加重了凤凛的欲念。 不一会,地上就堆满了一层层的衣服,明黄色和白色交叠着,在摇曳的烛光下充满了□,凤凛现在只觉得浴火焚身,连拖带抱的把锦瑟放在龙床上,不知道谁在纠缠中打掉了勾着帐子的钩子,帐子忽的笼罩在两个人的上方,忽然昏暗的环境更是让凤凛的眼睛的火热又上了一层。 凤凛现在被欲念掌控,但他毕竟是意志坚定之辈,仍留的一丝清明,深呼吸一口,嘴巴落在锦瑟的耳畔,轻声说,“乖,别怕。”手下动作不停,不停的挑动着锦瑟身上的敏感点。 锦瑟虽然没和人双修过,但是在无极宫中有一座楼,养着一些炉鼎,专门供宫人取乐,她也去过那里,自然知道怎么做,她是来吸取阳气的,不是来矫情的,所以对于凤凛的安慰般的话反应是直接把凤凛身上唯一的一件衣服给扔下了床。 凤凛似乎听到脑中那根弦崩断的声音,密密麻麻的吻落下,床账上露出相当缠绵的画面,陆陆续续的□和喘息声从里面传了出来,站在寝宫外面的高公公目不斜视,未经人事的白苏连翘被声音弄的脸色通红,低着头看着脚尖。 高公公本来想按照皇上平时的习惯,也就大半夜就该伺候皇上沐浴了,凤凛不注重女色,向来不会为女色沉迷,不过这次·····高公公看着皇宫上空明亮的月亮,果然这位萧美人是不一样的吧? 不,明日起来,也许就不是美人小主了。 屋里的声音已经见低了,高公公开始想要不要传个太医过来,这位小主看着一吹就倒的身体就知道是个娇弱的,不知道会不会撑不住。 实际上,凤凛怜惜她第一次,做了两次后想要停下来喊人沐浴时,锦瑟不满了,她还没有吸够足够的阳气,怎么会让他离开,芊芊玉臂揽上凤凛的脖颈,纤细白皙的小腿似乎不经意间划过凤凛的腰,凤凛刚刚平息的浴火又噌的上来了,眼底一暗,又压了下去,顺滑的蚕丝被被两个人的激烈的动作弄下去大半,上面还沾染着一片暗红的血渍和点点的白浊。 锦瑟直到感觉差不多了,才放过差不多快被榨干的皇帝陛下,眼睛一闭,窝在皇帝陛下的怀里直接调息去了,凤凛也累的不行,也懒得喊人收拾,闭上眼睛不一会就睡着了。 凤凛感觉刚闭上眼没多久,就听到高公公在外面唤他起床上朝的声音,凤凛现在很想吼一句,“今日不上朝!”他毕竟不是个昏君,芙蓉帐暖后不早朝的行为还办出来,所以咬牙掀开被子站起来,看到还在熟睡的锦瑟,停顿一秒,又把被子盖在她身上。 下了床,披上中衫,喊了声高公公,就见门无声的打开,端着洗漱用品的宫女鱼贯而入,熟练的服饰凤凛穿衣,等他们洗漱完,时辰已经差不多了,对着高公公吩咐,“等萧充仪醒了后,派人送她回芙蓉轩。” 高公公一愣,这是直接从从七品升到了正五品?连最得宠的柔妃娘娘当年都没有这般荣宠。刚想应一声,就听到皇上又说,“至于那些不长眼的奴才都处理了吧,还有明日让内务府给萧充仪做些新衣服,告诉夏旌德如果这件事再做不好,那他的内务府总管也不用做了。” 说道这,声音已经寒气四溢,高公公忙低声答了声,“萧充仪也累了,不用去皇后那请安了。”按照规矩,从六品以上的嫔妃每天要到皇后那请安。 说完,理了理衣袖,走了出去,宫女也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等门关上,床上的锦瑟睁开眼,感觉到这些日子难得的通体舒畅,心满意足的又闭上眼。 至于位分,她压根没在意。 这边锦瑟过的相当的舒服,后宫已经掀起轩然大波了,芙蓉轩到承乾宫路很远,谁都知道昨日皇上从皇后出来后,竟然又带了一个嫔妃进了承乾宫。 依据规矩,宫中除了皇后皇贵妃能够整夜伺候皇上,连贵妃都没有这样的殊荣,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一个美人竟然能在承乾宫呆一个晚上,而且只是一夜就从美人升到了充仪,这样的速度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危机,本来就打算看皇后笑话的沈贵妃也早早到了坤宁宫,想好好看看这位萧充仪到底是什么样子竟然把皇上迷城这样子。 但她们坐在坤宁宫等啊等只等来了传旨的小太监,说皇上免了萧充仪的请安。在小太监退下的时候,不知道多少嫔妃暗地里扯烂了帕子。 沈贵妃坐在仅次于皇后的座位上,对着坐在靠后位置的萧如梦说,“听说萧充仪是萧充媛的妹妹,正巧大家对这位萧充仪都不了解,那萧充媛给就给大家说说,这位萧充仪到底有什么独到之处让皇上如此爱重。” 沈贵妃之这话一说出,众嫔妃的目光和各种嫉妒的眼神都齐刷刷的看向萧如梦,萧如梦僵着脸,贵妃比她大了不止一级,她没有办法不回话,要说谁心中最恨锦瑟非萧如梦莫属,一个小小的庶女竟然和她平起平坐,这让她如何甘心! “回贵妃娘娘,妾的妹妹平日深居简出,在家时妾很少见到妹妹,妾对于她了解的并不多。”萧如梦纵然心里恨的要死,脸上还是一片得体的笑容,在后宫中生活了这么久,萧如梦早就成为一个合格的嫔妃。 “哦。”沈贵妃似笑非笑的结果贴身宫女递给她的茶杯,抿了一口,长长的指套在白色的瓷杯的映衬下,张扬华丽,“那萧充媛以后可要多多多了解下,不然不知道以为萧充媛苛刻庶妹呢!”眼里的蔑视明晃晃的就是说她就是苛刻庶妹,这个萧充媛最近是越发嚣张了,竟然还敢从她宫里抢人。 萧如梦拽紧帕子,木着脸应了声,心了更是恨极,恨沈贵妃这么人面前竟然给她难看,更恨萧锦瑟,如果不是她,她怎么会受到刁难! 沈贵妃话锋一转,对着一直沉默的王皇后说,“昨日萧充仪在承乾殿侍寝,皇后娘娘向来大度,一定会赏赐些东西给萧充仪,但听说今一大早,皇上的赏赐就流水般的进了芙蓉轩,向来萧充仪也不缺赏赐了,不过萧充仪住的芙蓉轩太过偏僻,不如皇后娘娘向皇上请示给这位萧充仪换个寝宫好了。”

上一篇   7第七章

下一篇   9第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