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第八十章 - 重生之宠妃

81第八十章

“你喜欢上元宫么?” 突兀的问话把楚子衿下了一跳,不知道锦瑟这是什么意思,回答也是极尽保守:“上元宫设计精妙,妾自然喜欢的。” 锦瑟也看出了楚子衿的拘谨,她来不了宫里的那份拐弯抹角,直接说道:“本宫对你没有恶意,你只要呆在上元宫里就行。” 只要呆着就好,时间到了就好说。 锦瑟又加了句:“不要到处走动。” 锦瑟不是不知道那些失踪的人,可是她在最初也警告过他们了,他们自然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楚子衿听到这句话,已经认定是锦瑟不爱人走动,现在她要做的就是币心:“妾自然谨遵娘娘教诲。” 锦瑟知道她想歪了,也不好多说,只能转个话题:“你会弹琴么,皇上以前还送了本宫一架枯木龙吟,本宫不精音律,就送给你了。” 楚子衿一听是十大名琴的枯木龙吟,现实狂喜,再是忐忑,这也太贵重了,第一次见面时要赏赐的,可是这份赏赐她不敢拿。 “不用说什么了,以后多弹给本宫听就好了,本宫会命人把琴送到你的出云阁的。” 锦瑟不耐宫里的这套。 青岚却在这时候软软的额插嘴:“以后多留在芙蓉轩就好了。” 锦瑟一顿,道:“芙蓉轩确实不错,以后常过来做做。” 楚子衿摸不着头脑,点头应下。 青岚裂开嘴笑道:“现在是不是觉得皇宫其实很不错的?” 锦瑟冷声道:“该是你高兴吧。” 青岚不在乎:“你才是最在乎的不是?” 楚子衿听的云里雾里,根本不清楚她们到底在说什么,越发觉得奇怪,四皇子真不像个孩子,一言一行都是非常老城,而贵妃娘娘对待他的态度也很奇怪。 这根本不是母子吧? 楚子衿不禁的闪过这个想法,可是很快又打消了这个念头,谁不知道,四皇子是贵妃娘娘九死一生生下来的,皇上不禁立刻赐名,而且满月宴甚是盛大。 青岚和锦瑟习惯了这种相处模式,凤凛两年前还想着从青岚身上获取什么,结果发现,青岚比锦瑟还难缠,再想想锦瑟怀孕期间自己那种不正常的反应,气的牙痒痒,感情自己老早就中招了啊,亏他还认为是父子天性。 修仙之人皆是感情淡薄,青岚活了数万年,看人的功力不是锦瑟可以比的上的,凤凛打什么主意,他稍微主意一下就看的出来,在皇宫数百年的游荡然他更加清楚知道血缘在皇家真的不值什么,对锦瑟都长生不了多大的感情,更不用说是凤凛了,所以,对于凤凛的套近乎,他也就当做没看到。 这一份因果是要还的,这不代表要任人取索。 “听说你喜欢侍奉花草?” 锦瑟不再搭理青岚,青岚一个人抱着书又开始钻研。 楚子衿随意瞄了一眼看到上面玄奥的文字,心头又是一阵古怪:还未满三岁的孩子看的懂么? “妾只是稍稍感兴趣而已。” “芙蓉轩里有很多藏书,本宫也随意弄来了一些花草,你在这里摆弄就好。” “是。” 一切只能既来之则安之。 新封的楚充华着实让宫中热闹了一阵,都猜宸贵妃是不是要失宠了?可是由于几位主位娘娘漠不关心的状态这条消息也没热多久。 更是由于,楚子衿自从那日进了上元宫就再也没露过面,就连去挨个给主位娘娘请安都没有,彻底的消失匿迹,没了主人公,要说也没劲。 没了一个楚子衿,选秀还是要进行的,有了楚子衿的先例,秀女在终选这日打扮的更是花枝招展。 在她们看来,比她们丑的楚子衿都能得皇上青眼,她们肯定也没问题。 秀女们被分批带了进去,第一批凑巧就是和楚子衿玩的比较好的,她们认定楚子衿用了上不了台面的手段勾的皇上,而她们平日里这么要好,她竟然不给她们说! 肯定是怕她们和她争皇上! 一群十几岁的小姑娘,没长大的年纪,很容易把一些事全都推给别人,也很容易把一些莫须有的罪名栽在厌恶的人身上。 最前面的一个秀女穿着桃红色百花飞碟群,头上还戴着金镶宝石花卉簪,耳朵上带着一对红宝石耳坠,对着上面坐着的人盈盈下拜,虽不敢抬头,下拜的时候把自己最美好的姿势显露出来。 “会什么才艺。” 淑妃率先问道。 皇后礼佛,皇上就命宸贵妃和淑妃贤妃一起阅选。 锦瑟坐在凤凛旁边,对于坐在皇后的位置上没有丝毫的不适,贤妃淑妃分别坐在他们呢下首。 “奴婢善舞。” “跳一段看看。” 贤妃见皇上和宸贵妃没有问话的意思,只能开口。 红衣少女面带羞涩的点了点头,对着上面的人再次行了一礼,站起来,深呼吸一口,手上的袖子刷的一下甩开,竟然是水袖舞。 秀女的衣服看起来是那种窄袖的存在,只是在袖口做了设计,只要弄好,就可以甩出水袖舞用的那种长长的袖子。 “看到这,本宫倒是想起了昔日的舞御女,说起来本宫臣妾最近到没听到舞御女的消息。”淑妃懒洋洋的道,在皇上面前也不顾仪态,靠在椅背上,手肘放在扶手,右手伸出来去托腮,洁白如玉的手腕从宽大的袖口伸出来,显得诱惑力十足。 淑妃从出来之后,越发的瘦削了,淑妃以前就瘦,现在更是好似一只手就能把她掐断,宽大的腰带束着纤细异常的腰,淑妃从来都是偏向于穿宽大飘逸的衣服,风一吹,飘飘欲仙的感觉,现在却觉得可怜兮兮。 为伊消得人憔悴,这位美人为了谁憔悴自然不言而喻。 可惜凤凛没看到一样。 贤妃在人前一向是最会做人的,见淑妃脸上的尴尬,马上给了个阶梯:“舞御女身体不好,现在正在养病,淑妃妹妹自然也没听到她的消息。” 淑妃想都没想的就要接口:“还指不定是谁害的呢?” 等淑妃看到凤凛不悦的神情,马上回神道:“舞御女快点好才是,宫中终于出了一个可以和她跳舞的妹妹了。” 她们说的声音挺小,专心跳舞的秀女没有听到。 等她以一个优美的姿势结束舞蹈的时候,锦瑟突然道:“跳的不好。” 秀女一僵。 “娘娘何出此言,臣妾觉得她跳的很好,皇上看的也目不转睛。”言下之意是你是觉得皇上的眼光不好么。 凤凛接着保持沉默。 锦瑟看了淑妃一眼:“其中好几个动作做错了,还遗漏了好几个动作,最后一个动作该是折腰甩袖,很明显她跳错了。” 秀女被她说的越来越僵。 锦瑟总结:“身体柔软度不够,臂力不强。” 凤凛嘴角抽搐:你以为这是在练武么? 淑妃试探性的问:“那牌子还留不留?” 凤凛:“不留了。” 秀女闻言,本来想抬头的,可是想到这不是她可以放肆的地方,只能强忍着泪被太监领下去。 第二个秀女穿着浅蓝的长裙,裙摆上还绣着一簇簇的兰花,低垂着行礼,整个人看起来就是一株空谷幽兰。 她表演的是吹笛。 笛声悠悠,声调流畅。 锦瑟评价:“意境不够,装模作样。” 蓝衣秀女也含着泪被待了下去。 第三个秀女见前面两个的阵仗,腿早已经有些软了,哆哆嗦嗦的说习字。 等太监摆好桌案,却发现这个秀女已经晕了过去。 每年都有这么一两个特殊情况,向凤凛请示了就让几个老嬷嬷把秀女给驾了下去。 最后一个秀女咬牙说刺绣。 等绣好一个花样之后,呈上来,淑妃发现在,阵脚密实,配色还算新颖,就递给皇上。 锦瑟评价:“俗不可耐。” 所以第一组全军覆没。 第二组的第一个秀女是一个看起来爽利姑娘,才艺竟然是鞭子。 在虎虎生威的耍了几下之后,淑妃看向皇上,现在还没有一个留牌子的,爽利的宫中也有一个,那就是生了五皇子的琪嫔,现在琪嫔深居简出,不少人倒是忘了她的存在。 锦瑟:“不错。” 淑妃贤妃已经肯定宸贵妃实在排除异己,这会听到她夸奖,她们以为自己听错了。 “已经颇得其意,再练练,定能小成。” 锦瑟肯定,可是凤凛对武力高的女人已经不敢兴趣了,已经有一位武力值最高的在宫里供着了,这位还是不用留了。 就算被撂了牌子,这姑娘也是落落大方,看起来很平静。 第二个秀女作诗。 锦瑟评:“不知所谓。” 这位秀女眼泪汪汪的被带了下去。 接下来。 习字的。 锦瑟评:“徒有其形,毫无风骨。” 弹琴的。 锦瑟评:“不得其意。” 绘画的。 锦瑟评:“线条不够张力,布局差。” 弹琵琶的。 锦瑟评:“毫无气势。” ······ 一个个秀女含着泪被带了下去。 淑妃看着凤凛毫无表情的脸,没看出丝毫生气的样子,咬牙道:“娘娘,现在一多半的秀女被撂了牌子。” 锦瑟道:“关本宫何事?”这确实不关她的事,她从没说撂谁牌子,只不过挑剔而已。 淑妃语塞。 凤凛看了眼今天吃了炸药一样的锦瑟,道:“先让这位秀女都回家吧,指婚的旨意朕会派人传达的。”今年宫里就不留人了。 淑妃恨恨的看了眼锦瑟。 皇上竟然冲她如斯! 锦瑟却突然道:“都留下也不错,她们的歌舞还算入耳。” 这是把她们当取乐的粉头了? 凤凛眼睛抽搐。

上一篇   80第七十九章

下一篇   82第八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