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第八十一章 - 重生之宠妃

82第八十一章

凤凛为了避免锦瑟再说出什么过分的话来,当即下令说就先散了。 凤凛和锦瑟一路回到了上元宫。 凤凛自从那次悲剧的闯阵事宜之后就再也不敢随意在上元宫走动了,凤凛都曾经乐观的想过那天亡国了,他躲在里面安全肯定是有保障的了。 锦瑟深居简出,凤凛来的上元宫的时候是宫女太监带路,这些人都是死命把锦瑟说安全的路给记了下来,而况整个上元宫就是一个巨大的阵法,走着走着就可能迷失在其中的一处,必须按照指定的方法走。 凤凛下意识的认为锦瑟走的路一定是安全的。 可是他又忘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锦瑟的深浅到现在都没有摸清,只是唯一确定的事情是武力值破表,尤其最爱用暴力解决问题。 这样的她会乖乖的按照指定的路走吗? 她只会按照她自己的意愿一直往前走下去。 什么?有阵法?那些最普通的阵法是锦瑟的对手吗? 所以,凤凛再一次悲剧了。 他在眼前一黑,就进入了一个漆黑的空间。 有了前一次经验,凤凛立刻就做出了反应,想都不想的喝道:“萧锦瑟!” 凤凛怀疑锦瑟是故意带他阵法的。 凤凛来不及阴谋论就见密密麻麻的长剑直直的往他冲过来,凤凛头皮发麻,可还算镇静,脸上也是稍稍有些苍白。 他知道锦瑟是不会不管他的。 果然,在剑几乎触到他鼻尖的时候,漆黑的空间突然出现了亮光,破碎的玻璃一样变成了出现了裂缝,瞬间轰榻,数以千计的剑也消失了个干净。 凤凛现在才发现他还留在原地,只不过地下有几个光芒黯淡的石头。 “萧锦瑟!”凤凛见头都没回接着往前走的锦瑟,一口气没上来,说了一个名字就堵在了那里。 他现在根本不敢往前走,回想着以前太监带他走的路线,发挥着他良好的记忆力,小心翼翼的回到上元宫门口,憋屈的从新往前走。 有他这么倒霉的皇上吗?去自己的嫔妃的宫殿都要冒着生命危险。 凤凛觉得不能在这么下去了,他们必须要好好谈谈。 由于上元宫的特殊性,凤凛一般只带着高公公前往,其余的都在外面候着,高公公上次也陪着凤凛一起享受了下植物按摩的服务,对这位宸贵妃一直保持着敬畏状态。 他默默的跟着凤凛后面,对自己的皇上的遭遇也感到悲哀。 有了仙人妃子,并不一定是好事,哪天指不定就死在了牡丹花下,做只风流鬼。 凤凛千辛万苦终于到了上元宫的主殿飞天殿的时候就看到锦瑟做在窗前,优哉游哉的喝着茶。 所谓安全的路还不是一定安全,谁知道锦瑟是不是哪天兴起,就在这条路上设上一个阵法,这并不没有先例。 凤凛一路上根本没消下去的火又一下子上来了。 深呼吸一口气道:“爱妃,朕觉得我们应该谈一谈。” 谈一谈说的很重,足可以看到他的火气不小。 凤凛挥了挥手,示意伺候的全都下去,端茶的,削果子的,静立的全都行了一礼,无声无息的退了下去。 “说吧,想谈什么?”锦瑟配合的坐直身子,洗耳恭听的样子。 凤凛却觉得一肚子火全消了。 这根本说不通。 锦瑟等了半天没等到凤凛开口,不耐烦的道:“究竟什么事情?” 凤凛咬牙道:“上元宫的阵法什么的” 锦瑟:“皇上您亲口说的,这个上元宫是本宫的。” 她自己的东西,她想怎么弄就怎么弄,那天心血来潮把上元宫改变成魔修洞府特有的阴气森森也不关别人的事情。 说起来不错,骷髅傀儡画皮人什么的确实比这些凤凛派来的人可靠多了。 凤凛根本不知道他无意的一句话竟然让锦瑟起了这样的念头,否则,他肯定不会这么说的。 凤凛没意识到锦瑟现在的想法是多么的危险。 还想再接着说些什么,锦瑟就道:“上元宫归根到底是本宫出的钱。” 凤凛被噎了一下,还是朕出的人呢! 凤凛看锦瑟完全没有动摇的意思,咬牙把这茬揭了过去,转而到:“现在说起来,那些金子也不是从密道里找到的吧?” 锦瑟点头。 他原来就是个傻子,命令暗卫把芙蓉轩翻了个底朝天就是个笨蛋至极的决定,而这位却好似没看到一样,绝对是把他当做猴子一样耍。 锦瑟却是误会了凤凛的意思,皱了一下眉道:“你想要?” 凤凛顿了一下道:“爱妃还有?” 锦瑟:“没了,不过你想要我可以给你别的。” 凤凛一喜,不过马上狐疑的看着锦瑟,锦瑟看着根本不像是这么好说话的人。 锦瑟:“我们交易吧。” 说完,锦瑟把那颗曾经拿出来的珊瑚给拿了出来,珠光宝气的看的凤凛眼差点直了,这样的东西在真的是听都没听过,恐怕也只有在传说中的水晶宫了才存在吧。 只是珊瑚树上的挂着那些碗大的夜明珠和一串串的珍珠就难以用金钱来衡量。 凤凛意志力极好的移开眼:“你想要什么?”这么价值连城的宝贝随手都能拿出,凤凛又高看了锦瑟一眼。 “朕这里并没有你需要的东西。” 锦瑟:“不,你有。” 微妙的打量了凤凛,凤凛是站着的,锦瑟是坐着的,看起来凤凛的气势应该比锦瑟高多了,可是凤凛没有任何占上风的感觉。 锦瑟突然转了个话题:“本座给你用了不少好东西。” 凤凛一惊,在宫里,‘好东西’这三个字真不是好词,下意识的就紧张了下。 锦瑟:“你肯定能长命百岁。”只要你不是死于意外或者是自己找死。 凤凛听到这句话想到了被锦瑟硬是灌下去的药酒以及那黏糊糊的蛇胆。 “这么说,你现在的皇子肯定会倒霉。” 凤凛眯起眼,沉声道:“这是什么意思?” 这就是变相的诅咒他的孩子? 锦瑟饶有兴趣的托着下巴:“历史上不都是这样吗,活得长久的帝皇,最倒霉不就是儿子?” 锦瑟:“哦,最倒霉就是当太子的那个。” 史上平平安安登基的太子可不多。 凤凛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年少时,给他讲课的师傅只会说‘某某大逆不道,竟然弑父,此子当诛。’ 后来他登基为帝,更没有人会在他耳边谈什么帝皇心术,除非有那种不长眼的人。 他正当盛年,皇子尚幼,也没有人上奏折说为了国炸延绵,当立太子,这不是诅咒他吗? 头一次有一个直白的跟他说的储位的事情。 凤凛一言不发的看着锦瑟,这么突然的转换成了这个话题,这之间难道是有什么联系? 锦瑟说的是交易? 拿储位做交易? 锦瑟好似没看到凤凛警惕的目光:“你这几个儿子应该会死在你前面,你不用立储的。”但然青岚绝对不会在其中。 凤凛额角的青筋又开始跳动,古人对死还是非常忌讳的,这么直白的说你什么会死,你儿子什么时候会死,会让人非常火大。 就算知道到了那个年龄就会尘归尘土归土,却不愿意有人直白的在你眼前说:“哦,明日就是你的死期,你做好准备。” “你究竟想要说什么?或者你想要什么?” 锦瑟换了个姿势,冰霜般的侧脸经过两年更加美的让人移不开眼。 “你什么时候废后?”锦瑟又换了个话题。 凤凛:“你到底想说什么?” 这么东一茬西一茬的很让人暴躁啊! 锦瑟道:“如果本座说,下一任是大凤朝的主宰是女帝,你觉得怎么样?” 凤凛:“” 这话题一个比一个让人暴躁好不好。 凤凛额角疼的更厉害了。 “你不要告诉朕,你终于决定杀了朕,自己称帝。” 这话说出来,一般人早吓得跪地说不敢了,锦瑟却是挥挥手,道:“不过一个凡世的皇帝而已。”不以为意的态度。 凡世的皇帝:“” 凤凛:“你究竟是什么意思?”女帝?历史成功称帝的女性也就一个,大凤朝的下任皇帝是女的?他会在什么情况下会传位给一个女的?还是说像武后一样谋朝篡位? 锦瑟:“你不用担心的,至少你的大凤朝百年之内是没事的。” 凤凛皮笑肉不笑:“我该说谢谢吗?” 锦瑟:“不必客气。” 凤凛:“” 凤凛:“爱妃,你是不是最近几天不舒服?”反常的让人不注意都不行。 锦瑟站起身,扫了眼窗外郁郁葱葱没有丝毫衰败意思的植物:“皇上,楚充华和你的儿子会是大凤朝的下一任皇帝,”锦瑟停顿了下,看了眼凤凛:“的父亲。” 凤凛:“这就是你一定要留下楚子衿的理由。” 锦瑟没有回答,而是若有所思的说:“本座以前听说,皇帝都是真龙天子,上天庇佑,本座不信。”见到凤凛之后更不信了,他身上没有半点奇怪的东西。 什么九龙之气都是骗人的。 倒是看到楚子衿的时候,心头却是一跳。 锦瑟:“楚子衿注定是你的皇后。” 就算她不插手,楚子衿也会留在宫里。 “本座见到她的时候,突然觉得本座以前真不该把天机宗的那个神棍给打了一顿。”

上一篇   81第八十章

下一篇   83第八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