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第八十五章 - 重生之宠妃

86第八十五章

萧明海原来就属于前路已经被铺好的官二代,他父亲位高权重,他是家里的嫡长子备受重视,嫡亲的姐姐在宫里也得了皇上的宠爱,他只要按照萧丞相给他铺好的路,他的前途算是定了,可是自从锦瑟受宠了,他的一切都变了。 萧如梦失宠了,他的母亲贬为妾室,他从嫡子变成了庶子······这样的落差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住的。 “你竟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萧明海已经忘记了锦瑟的身份,只想把满腔的愤怒不甘发泄出来。 可是北威候世子现在几乎在他眼里冒火的时候就把全部注意力放到了萧明海身上,这位主子要是被冲撞了,他头上的脑袋可真的是保不住了。 之轩瑟缩的站了锦瑟前面,他就是来喝一回花酒怎么会遇到这么荒唐的事? 皇上的第一宠妃竟然来逛青楼? 这个消息传出去保管没人信。 锦瑟也觉得落在她身上的视线超级惹人讨厌,抬头对北威候世子说:“找间屋子。” 北威候世子求之不得,拎着萧明海就往最近的一个房间走,锦瑟抬步跟上,之轩无奈的跟已经过来的老鸨商谈。 而萧丞相这时候已经站起来了,看着他现在风光无限的女儿,眼里一片复杂。 这间屋子就是萧明海原来寻欢作乐的房间,里面一片狼藉,桌上摆着酒盏歪着,几个抱着琵琶衣着暴露的青楼女子正坐在那。 见萧明海重新进来,脸上带上敬业的笑容,看到随后进来的北威候世子,脸上的笑容更甜了。 北威候世子看着就像是世家子弟,这样的人才是出手最大方的。 等锦瑟进来的时候,笑容就有些挂不住了。 之轩在后面慌慌张张的进来,对几个愣住原地的女子斥道:“还不快出去!” 女子看锦瑟穿着气度就知道是她们惹不起的存在,而北威候世子对她的态度很恭敬,之轩的衣服的料子也是说上好的,她们被训斥了只能当做没事一样的出去。 等几个女人出去了,锦瑟皱着的眉也没有松开。对之轩吩咐道:“把窗户打开。” 到处是低等的胭脂脂粉味。 之轩乖乖的去开窗户。 没了外人,北威候世子恭敬的对锦瑟行礼道:“臣北威侯府世子卫长鸣见过贵妃娘娘,娘娘万安。” 锦瑟淡淡的道:“起来吧。”说完看向形销骨立的萧丞相,道:“怎么变成这样子了。” 想到刚刚看到的景象,又看了眼暴跳如雷恨不得冲过来的萧明海:“用我帮你教训他么?” 殴打父亲无论怎么样都不对。 林夫人出手狠毒,丞相府有庶女却没有庶子,萧丞相这么大年纪也只有一个儿子,对他自然看中,萧丞相出生寒门,自幼抱书苦读,什么苦没吃过,虽被贬为庶民,低沉了一阵子也就恢复了过来,只想着回乡好好教导萧明海。 可是他为官十数年,终于等到他落马,政敌哪有那么好心的放过他。 他还有一个在宫里简在帝心的女儿,不好明知和他过不去,可是那些下九流的手段却是可以的,就在萧丞相低沉的那一段时间,萧明海被引诱的染上了赌博,逛妓院等恶习。 人一旦没了斗志,堕落起来相当的快。 等萧丞相发现的时候为时已晚。 听到锦瑟这么问,萧丞相苦笑的摇摇头。 他不是一个好父亲,他忽视了这个女儿十几年,现在对他这么冷淡他也不怪她。 “算了,既然他这么喜欢呆在这,我何必强求要让他跟我一块回去呢。不日我就要回乡下了,还望娘娘······保重。”这么长时间都没能让萧明海改过来,他也打算接着让他跟他回去了。 父女两个现在也只能这么生疏的对话。 北威候世子和之轩乖乖的当隐形人,顺便防着萧明海突然冲上去。 锦瑟闻言,倒是没什么感触,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不过是血脉上斩不断的那份联系罢了。 两个人相顾无言,其他人没有插嘴的余地。 锦瑟迟疑了下,最终还是从手上退下来一个扳指递给萧丞相,“这个就当做离别礼吧,一路保重。” 萧丞相本来不想收下的,锦瑟见状道:“只是礼物罢了,就当留个念想。”这个不是用凡世的玉石雕刻而成的,使用上好的灵玉雕成的,除了对身体好也没有别的功效。 萧丞相这段时间是心力交瘁,瘦的也脱了形,再加上骤然苍老的面容,整个人就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一点也没有原来的意气风华,长伴君侧指点江山的豪气。 萧丞相失魂落魄的走了,萧明海确实留了下来,他刚刚不是不想冲过去,而是他惊恐的发现他根本不能动。 见锦瑟冒着寒光的眼睛看向她,萧明海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 “本宫记得,殴打父亲在大凤是有罪的吧?”锦瑟慢条斯理的坐下来。 北威候世子硬着头皮道:“是。”皇上您怎么还不来啊,父亲您应该懂得我让小厮传递的消息吧? 北威候确实收到了小厮心急火燎的传来的消息,听着小厮的描述,北威候心里咯噔一声,愣了好久等小厮叫了好几声才回神,对着小厮沉声道:“这件事就烂在肚子里,谁问起都不能说,知道吗!” 小厮见北威候严肃的样子也知道这件事大条了,忙不迭的点头发誓绝不说出去。 北威候把卫长鸣给骂了个半死,什么时候逛花楼不好偏偏现在去,不然怎么会碰到这么烫手的事情!北威候不敢耽误,匆忙穿上朝服和朝帽就连夜进宫求见皇上。 这件事传出去就是一个天大的丑闻,皇上的妃子竟然大半夜的出现在青楼里,御史知道了这件事明天的早朝肯定翻天了。 只是,宸贵妃一个弱女子怎么一个人跑出皇宫的。 宸贵妃自从出猎上大发神威的把贤妃胡修华吓了个半死之后,在没有任何惊人的事迹传出来,所以大家都以为宸贵妃属于那种娇弱的大家闺秀。 可是皇上哪有这么好见的,递牌子排队就要花好长时间。 所以,儿子你一定要挺住啊! 北威候世子和之轩已经快挺不住了,没什么比大美人变身格拉斯更惊恐的事情了。 而之前恨不得咬碎了锦瑟的萧明海已经在地上疼的冒冷汗,衣服也破了好几道口子,被鞭子打过地方还在冒着血。 锦瑟坐在那时不时的提起手上的鞭子给萧明海一下子,她的鞭法是练出来的,专门朝着人最疼的那几个地方抽。 锦瑟倒是知道萧丞相曾经对萧明海抱着的期望,在她还没有修仙以前,父母对她的哥哥也比对她好太多了,东西不够吃了,挨饿的一定是她,女孩子的地位比孩子要低太多,在他们眼里只有男孩子才是这个家里的顶梁柱,承担着传宗接代的责任。 萧丞相是独子,萧明海是他唯一的儿子,在萧丞相看来萧明海就是他的接班人,精心培养的继承人变成了这样子怎么不让人心痛。萧丞相看着萧明海那种痛心疾首的表情锦瑟不是没看到,她反正现在还有时间,她不介意满足一下她这一世父亲的一个小小的愿望。 不听话怎么办? 打! 于是萧明海倒霉了,在第一鞭子落在他身上的时候还有闲心在那大声叫骂,简直是不堪入耳,锦瑟好似没听到一样,眼皮都没动一下,只是下一鞭子的力道更大了。 落在了萧明海的大腿内侧,瞬间就除了血。 让两个旁观的人看的头皮发麻,不仅是为了锦瑟挥鞭的力道,更是因为她落鞭的地方。 稍微偏上那么一点,这位萧公子下辈子可能就要废了。 面对一个火爆的美人,会让人起征服欲,遇上一个废人命、根子的美人,只会让人退避三舍。 卫长鸣和之轩对视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里的惊惧。 没人知道宸妃竟然还是个武艺高手啊,而且这打的地方是不是太·····那个什么了。 他们两个在心里默默觉得锦瑟是真的想废了对方。 最毒妇人心,古人诚不欺我。卫长鸣最近正忙着议亲,楚子衿已经留了牌子,北威候夫人和总督夫人心照不宣的亲事也只能作罢了,但是卫长鸣的亲事还是要继续的。 据说北威候夫人已经看中了一家姑娘,出生不算太高,可是性子倒是稳重,现在看到原先娇滴滴的美人大变身卫长鸣不禁开始担心起自己未过门的妻子了。 长得不漂亮没关系,温柔就好。 这样凶残的美人真不是一般人消受的起的,卫长鸣对凤凛献上了崇高的敬意。 等锦瑟抽了几十鞭子之后,萧明海已经只剩下了□的气力了,他的身体早被酒色掏空了,看着精神,不过是外强中干而已。 但锦瑟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好像抽上了瘾,猫戏老鼠似的每每等萧明海刚缓过气就一鞭子下去了。 等凤凛急匆匆的带着人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萧明海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而锦瑟站在萧明海身前,脚尖抵着萧明海的下巴。 凤凛听到北威候的话就觉得眼前一黑,现在更是觉得眼前发懵。 北威候也跟在后面,看到里面的情形也觉得眼睛发黑,看到瑟瑟缩缩的两个人连骂人的力气都没了。 这位是皇上的妃子,你们两个大男人就不知道避嫌的在外面守着! 难道天真的要我北威侯府绝后?! 北威候一时间悲从心。 卫长鸣也反应了过来,脸色惨白的看着父亲。

上一篇   85第八十四章

下一篇   87第八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