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第八十六章 - 重生之宠妃

87第八十六章

北威候父子两个心里忐忑,缺根筋的之轩也反应了过来,脸色也是唰的白了。 凤凛看了看屋里情况,努力的咽下怒气,沉声说道:“都先退下。” 北威候父子和之轩默默的退下,最后一个退出去的北威候识相的关上门,北威候等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冲着卫长鸣的脑袋拍了一下子。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喝个酒也能碰到这么糟心的事。 卫长鸣被北威候打的也是很委屈,也知道这事是他考虑不周也就低着头没坑声,而这次的罪魁祸首之轩也是死死的埋着头。 屋里的锦瑟懒洋洋的看了眼脸色瞬间阴沉的下来的凤凛,手上动作没停,一鞭子又抽在了萧明海的背上,衣衫褴褛的萧明海的仅存的衣服又被抽去了一点。 凤凛道:“住手!” 回应他的是鞭子落在血肉上的声音。 凤凛以前觉得锦瑟已经很会给他找麻烦了,可是没想到她还在变本加厉,堂堂的皇妃逛青楼成什么样子! 凤凛努力压下涌到了喉咙口的质问,缓和下情绪:“爱妃怎么离开皇宫了?” 锦瑟听到凤凛的问话,用很奇怪的眼神看了一下凤凛,凤凛被看的很暴躁,他也发现他现在在锦瑟面前根本无法维持在别人眼里那种高深莫测的样子。 “朕想着朕的爱妃不会有什么特别的爱好吧?”说出特别爱好四个字的时候,他都有一种掐 死锦瑟的冲动。 敢于进青楼的皇妃,这恐怕是旷古绝今的第一人了。 锦瑟对于凤凛难看的脸色视而不见,抵着萧明海的下巴的脚往上抬了抬,凤凛一时间没认出地上躺着的人是谁,北威候也没说萧明海的事情,看着自己的女人离一个男人这么近,这可不是宫里的那群太监,想都不想的就要喊外面的高公公把这个人给拉下去砍了。 “知错了吗?” 萧明海已经被打的失了知觉了,只觉得眼前什么都是摇晃的,瞳孔完全失去了焦距,听到锦瑟的话,似乎想要说话,可是嘴巴张了张嘴也没发出声音。 锦瑟看着萧明海这样的惨状,皱了皱眉,不会真的被她打出什么毛病了吧,萧丞相明显还等着他送终呢。 凤凛忍气吞声的道:“爱妃,你不解释下这个人是谁吗?” 锦瑟:“我弟弟。” 凤凛:“····”看着抽鞭子那架势怎么都像是仇人而不是亲人。 锦瑟也在犯愁,她要是哪天真的失手把他很抽死了,萧丞相可是注定要绝后的了。迟疑了一下对凤凛道:“怎么让他改掉坏习惯?” 凤凛道:“接着打!” 说完凤凛就后悔了,对锦瑟道:“先随朕回宫,这事容后再议。” 锦瑟这次没有拒绝,直接把鞭子扔在了萧明海身上,道:“走吧,记得给他看下伤。” 凤凛伸手拦住她:“你就这么走?”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来逛妓院对不对!凤凛黑着脸把身上的披风接下来裹在锦瑟身上,用的力道好像要把人折断一样。 锦瑟:“还是白苏会伺候人。” 凤凛:“·····”第一次伺候人还被人嫌弃。 悲催的北威候父子跟着凤凛又回到了皇宫,之轩作为当事人之一自然免不了陪从的命运,而半死不活的萧明海被高公公指挥着人抬了下去。 而夺艳楼很快被一群黑衣人包围了,今晚注定要有好多人被清洗,皇家的丑闻不需要被更多人知道。 凤凛淡淡的对北威候父子以及之轩说了句:“爱卿先行回去,此事朕自有决议。” 屁股没做热就又回了北威侯府。 接下来才是重中之重,凤凛对于锦瑟不按常理出牌的行为异常的恼火,挥退了下人就对着锦瑟道:“作为嫔妃,除了朕的恩准,你是不能随意出宫的。”这是醉基本的,没想到有一天他还要对一个妃子说这个大家都心知肚明的默认的规则。 锦瑟却表示对着很不了解,她一向认为他们两个是互惠互利的一项交易,她不出宫,只是没有需求而已,等她想出宫的时候,凤凛怎么能拦着她?这根她要走是一个道理,她要离开,没人拦得住她。 她一直觉得她对凤凛相当的宽容,她没有把他抓起来只当她一个人的鼎炉,仍然让他拥有众多的嫔妃,而且她花了不少的心力来帮助凤凛提高体质,保证她能够长命百岁。 而她做了这么多,凤凛现在竟然要求她像一个普通的嫔妃一样呆在深宫中,没有他的准许不准出宫,这简直是不可理喻的事情,或许是锦瑟一直这么安静的呆在上元宫,除了宫中那变幻莫测的阵法外再也没有了其他的动作,让原来对锦瑟还保持着惧意的凤凛已经稍稍的把锦瑟和其他女人当做一样的存在了。 锦瑟脸色冷了下来,她本来就是面无表情的神情,冷下来就如同冰雕般让人望而却步。 锦瑟:“皇帝,本座去哪是本座的自由。” 凤凛见锦瑟还是这么执迷不悟,声音也冷了下来:“你既然呆在皇宫,就应该守皇宫的规矩。” 锦瑟:“我不觉得我们不需要谈下去。”道不同不相为谋,这个道理锦瑟还是懂的。 凤凛并不觉得自己的要求过分,锦瑟就算是神仙中人,可是她现在是他的女人,这点事情还是要认清楚的。 凤凛:“朕觉得我们必须好好谈谈。” 两两相望的目光一点没有缠绵悱恻的意味,锦瑟是冷的要掉冰渣,而凤凛却是锐利的像出鞘的长剑。 过了会儿,锦瑟好像觉得这样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如同在上元宫一样,身形幻影一般消散。 凤凛脸色难看到极致。 他想他已经知道锦瑟是怎么离开皇宫,可是他一点都不觉得高兴。 他觉得他对锦瑟已经够好了,她想要什么,他双手奉上,他给予她无上的尊荣,让后宫的其他人只能羡慕嫉妒的仰视她的存在,他甚至这两年没有碰过其他的女人,这次的选秀也随她心意了,这还不让她满意? 锦瑟回了上元宫直接去了芙蓉轩的寒冰洞,青岚正抱着那枚蛋宝贝似的坐在那。 青岚看到锦瑟很惊讶,看到她脸上比平日更加厚重的寒霜,默默的把往角落里坐了坐。 不管是什么事,反正不关他的事情,他还是守着他的栖梧比较现实。 锦瑟却没有放过他的准备,现在也就他们能说说话了。 “青岚,你觉得女人就应该依附于男人吗?” 这个话题不好说,青岚小心翼翼的瞅了眼越发晶莹剔透的蛋。 “怎么可能,在上古时期强大的女修并不比男修少,而且妖族大部分是以女为尊,大部分的男人都要依附于女人才能生存。” 这是实话,在上古妖族的女性似乎更得上天的偏爱,无论天赋还是修炼速度都远远超过男修,妖族几大种族的首领女性占了一半还多。 从没有人会因为你是女性就瞧不起你。 “本座明明比凤凛要强大很多,为什么他还会要求本座要依附于他?”锦瑟看来这也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女人比男人弱,依附于男人忍受着丈夫三妻四妾,可是凤凛在知道他根本无法控制她的时候还试图让她依附于他生存是件很愚蠢的事情。 在修真界强大魔修中很多女性就豢养着男宠,这也是弱者依附强者的一种表现。 锦瑟原本是觉得凤凛这个皇帝做的还算不错的,至少国泰民安。可是锦瑟今天却觉得他的举动蠢透了,要是她火爆一点,直接杀了一个敢冒犯她的人不算过分。 青岚觉得跟锦瑟去解释一下当皇帝人的通病是件很困难的事情。 也是这两年锦瑟的态度过于缓和,让凤凛觉得这也没什么了不起,在没了威胁的情况下觊觎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是在正常不过了,他掌握的又是一个国家。 青岚想了想道:“你可是适当在他面前时不时的展露下法术。” 让他重新定位才是最好的选择。 重新定位的话有什么比显露力量更好的方式? 而被无极魔尊熏陶的锦瑟显然不这么想:“要不我也收几个男宠?”让他知道强者只会让人依附。 青岚欲说的话全被堵了回去,露出了很是呆傻的表情,这时候他怀里的蛋竟然微微的颤动,似乎在赞成锦瑟的话,青岚眼皮子一跳,努力安抚激动中的蛋。 青岚因为这茬没有说话,而锦瑟理所当然的青岚同意她的观点,锦瑟满意的走了。 而青岚抱着蛋接着默默的发呆,他已经不想明天去看凤凛的表情了。 这么光明正大给你戴绿帽的老婆真心不好找。 锦瑟倒不是说着玩的,纯阳之体不好找但也不是没有,她虽然为了长久之计为凤凛做了好多,也没准备把鸡蛋都放在这么一个篮子里,这两年她没办法修炼倒不是一直呆在宫里,时不时也会出去逛一下,只不过凤凛没发现而已。 而纯阳之体真被她发现了一个。 唯一不好的这个还是个孩子。 锦瑟不会养孩子,青岚不是个普通的孩子,平日里也有嬷嬷等人照顾,青岚就这样长到现在。 锦瑟犹豫了下还是没把人家的孩子给抢过来,倒是路过小倌馆的时候看到几个如花似玉比女人还要妖娆的小倌,锦瑟就顺手把其中最漂亮的一个拎了出来。 反正是个男人,左右都一样。

上一篇   86第八十五章

下一篇   88第八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