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第八十七章 - 重生之宠妃

88第八十七章

宣墨是京城小倌馆的头牌,五六岁发大水死了爹娘被牙婆子卖进了小倌馆,大凤朝的男风不算盛行但总有些隐秘爱好的人,宣墨就是为了这种人服务。 宣墨的日子也不算难熬,也没碰到过极为变态的客人,自从挂牌后也算是稍微有了名声,他不是没想过赎身出去,可是法律对男娼比对女娼还要严苛,他们的地位比妓、女还要低下。 他也没了亲人,赎身出去依旧是贱籍,他也就是得过且过,况且小倌卖的也就那几年,过了二十对于楼里也就没了利用价值,他就算要留下来讨口饭吃恐怕都有困难,他怎么也没想过有一天传说中的神仙会出现他眼前。 在话本里神仙偏爱的好像永远是那种善良有才的书生,可是从来没有一个神仙会把幸运降在一个男娼身上,可这种转眼就换了个地方的手段似乎也只有神仙才有,更遑论眼前这位风华绝代的美人更是恍如神仙妃子,周围富丽堂皇的装饰显示着不凡。 宣墨平日里表现的再淡定也不过是一个未及弱冠的少年,暗地里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直到腿上传来的疼痛才让他确定这真的不是在做梦,狂喜才后知后觉的涌上来。 “你可愿跟着我走?” 宣墨听到神仙幽冷的声音,愣了下才狠狠的点了下头,这样的只有在梦中才会出现的好事傻瓜才不会答应。 锦瑟点点头,闻到他身上的淡淡的脂粉味道:“以后不要用一些胭脂水粉。” 对于锦瑟这种嗅觉特别灵敏的人来说,闻着就是一种折磨。 宣墨局促的点点头,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可是好像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又羞涩的闭上了嘴,宣墨觉得有必要给这位神仙一个好印象,他的身份是减分的,他想让锦瑟知道虽然他的身份是低贱的可是他的绝对不是那种自甘堕落的人。 他在也算是八面玲珑的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不然也混不到头牌的位置,可是这会感觉一肚子话要说就生生憋在了肚子里吐不出来。 锦瑟对于宣墨这种急切偏偏不知道该怎么表达的心情,问了句:“你叫什么名字?” 宣墨松了口气,这会知道该怎么说了:“宣墨。” 后来似乎觉得不妥,又急忙补充了句:“您要是不满意可以给奴另外起个名字。” 锦瑟:“这个名字不错,就这个名字吧。” 宣墨讷讷的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锦瑟也不难为他,对他道:“这是皇宫,一会儿会有人带你去休息。” 对于一个一时兴起带回来的男宠,锦瑟完全没有对待凤凛的耐心,身份地位决定一切,锦瑟是把凤凛当做一个交易伙伴看,而这个男宠完全是她的附庸品,对于一个附庸品她没有必要体贴的解释一切。 “白苏,带他去休息。” 宣墨已经被皇宫这两个字给吓傻了,随后的白苏在门外恭敬道:“是,娘娘。” 娘娘? 宣墨傻瓜似的推开门,任由外面的小宫女带着他走。 宣墨觉得这好像跟他想象中不太一样,他需要好好思考一下。 锦瑟打发了宣墨下去,想了想就去找被她忽视了好久的楚子衿。 那天之后,锦瑟就没有见过楚子衿,楚子衿是个很沉稳的姑娘,可是再沉稳也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这不闻不问甚至不能联系自己家人的情况,楚子衿没有做出什么不狼的事情已经是很了不错的事情了。 锦瑟让楚子衿留在芙蓉轩,楚子衿心里稍有微词也必须留下来,她心里都在思考是不是锦瑟在提防她,虽然她感觉自己没有什么需要堤防的地方,甚至进宫封妃都不是她的意愿,她怎么找都找不到自己和这位宸贵妃交集的地方。 好在今天皇上突然过来了,告诉了一些她家里的情况,零零碎碎的说了一些,楚子衿倒是放下了不少心,皇上不会对她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姑娘说谎的。 她也是今晚才看到这位年少声名赫赫的皇帝,她也不认为高高在上的皇帝突然到来就为了找她说一些琐事,她警惕道皇上突然急匆匆的走时都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楚子衿是越来越迷糊了。 她究竟是何德何能竟然让皇上和贵妃这么看重,楚子衿在心里苦笑,她已经隐隐猜到了肯定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了。 等楚子衿满腹疑惑的刚被侍女服侍的躺下就听到外面说贵妃娘娘到了。 楚子衿只好在让侍女用最快的速度给自己稍微装扮一下,等她出去的时候锦瑟坐在那好一会儿了。 楚子衿现在还是一个小小的五品充华,这位可是从一品贵妃,两个人的可谓是天壤之别,楚子衿让这位贵妃等了这么长时间本身就是不敬。 楚子衿出来看到锦瑟第一件事就是请罪,锦瑟对自己看的顺眼的人从来是比较宽容的。等楚子衿行完礼就让她起来了。 可锦瑟说的第一句话就让刚起来的楚子衿又给跪下了。 锦瑟道:“我需要你的血。” 楚子衿:“·····”这真的不是杀人灭口的前奏吗? 上元宫伺候的人都是凤凛派来的,出云阁的人也不例外,听到锦瑟这么‘出人意啦’的要求,她们一时间犹豫要不要告诉阻止并告诉皇上。 这样的想是刚派过来的,留在上元宫稍久一点的就很淡定的站在那眼观鼻观心,这位主子想要做什么事情皇上都阻止不了,当然,报告还是要报告的,只是等这位主子什么都忙完之后再告诉不迟。 锦瑟没注意到楚子衿惊恐的眼神,耐心的又问了句:“可以吗?” 楚子衿:“······”我可以说不可以吗。 不少人隐晦的同情的眼神落在了楚子衿身上,被这位主子盯上的人从来没有好下场,还记得她们刚分配过来的,还以为是一个多么好的工作,谁知道还不如整天做些情报工作。 她们的几个做事伶俐整日被锦瑟盯上还以为会升职的同事,还不急沾沾自喜就被扔进了刚布置好的阵法里。 那个阵法是锦瑟实验性的一批,稳定性没有一点保障,几个倒霉蛋被扔进去一秒钟就被绞碎了,她们围观的几个就知道了这位主子做事的时候还是默默的看着就好。 万一做事拔尖被看上这可不是光宗耀祖的事情而是被阎王爷的催命符。 当暗卫虽然也是朝不保夕,随时为主子献上生命,可不是娘生父母养的,没人会无故拿着自己的小命去做搏命的事情。 皇上也没吩咐说要保护楚充华的事情。 楚子衿求救的目光被所有人无视了,原先犹豫的几个人看到非常平静的同事也平静了下来,就像锦瑟说的,这上元宫就是她的上元宫,她要做的事情没人可以阻止。 在锦瑟期待的目光下,楚子衿稍微瑟缩了下,第一次体会到了孤立无援的滋味,这位贵妃娘娘要是突然说想要她的命,这屋里恐怕也没人会阻止。 锦瑟见楚子衿犹豫,不悦道:“你不愿意?” 楚子衿都快哭了,在锦瑟极具有压迫性的眼神下,颤抖着声音说了句:“我愿意。” 这个皇宫果然很可怕,难怪母亲不愿意她进宫为妃。 楚子衿上次见锦瑟,锦瑟虽然也是冷着脸,但好歹也没有特别用自己的气场去震慑她,楚子衿感觉这位贵妃娘娘还是挺好相处的,没有别人说的那么喜怒无常,可是经过今天这么一场见面之后,楚子衿觉得其他人的平静喜怒无常都是轻的! 楚子衿见锦瑟满意的从袖子里掏出一把匕首之后,更是觉得腿肚子都在哆嗦,这样子肯定是有备而来,她只听说过嫔妃之间再是水火不容面上也都是笑吟吟的,说话暗藏玄机明褒暗贬,可是没听说过直接上刀子的啊。 楚子衿见锦瑟拿起她的手腕,闪着寒光的刀子眼看就要落在她手腕上,她忍不住了:“娘娘·····” 妾到底哪里的得罪你了,至今咱么见面的次数一双手都数的过来,不至于要直接灭口吧? 锦瑟却是误会了楚子衿的意思,看了紧张的楚子衿一眼,恍然大悟的把匕首递给楚子衿:“你自己来。” 别人动手感觉不自在,这个道理锦瑟懂,她就决定不容许别人对她动刀子。 这更人觉得苦逼好不好! 锦瑟递给她匕首之后又顺手从空间里拿出一个白玉碗放在楚子衿手腕下,楚子衿忍不住看向锦瑟的袖子,这里面怎么放下了这么多东西? 可是很快她就没时间想了,锦瑟催促的目光让楚子衿一咬牙就把刀子放在手腕上,握着匕首的时手一直在颤抖,这可是她第一次握刀还是往自己手腕上划。 “娘娘,您能告诉我为什么吗?”在下刀之前,楚子衿又犹豫了。死也要死个明白吧。 锦瑟道:“我需要你的血。” 楚子衿:“·····”我的血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么,非指名道姓的要她的血。 倒是旁边的宫女听到锦瑟已有所指的话看楚子衿的眼神多了几分异样,这位贵妃不是个普通人,这位楚充华难道也不是个普通人? 得了答案的楚子衿闭上眼使劲一划,这个匕首是锦瑟炼制的,在修真界算不上好,也绝对是削铁如泥的存在,楚子衿几乎没感觉到多大的痛意,就感觉有温热的液体滑过手腕。 然后才是尖锐的疼。

上一篇   87第八十六章

下一篇   89第八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