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第八十八章 - 重生之宠妃

89第八十八章

锦瑟最后抱着那一小碗血液走了,楚子衿脸色苍白的瘫在椅子上,额角已经被冷汗濡湿。 出云阁的宫女小心的凑到跟前道:“娘娘,要不要宣御医?” 楚子衿猛的睁开眼,眼神不同于原先的温柔冷静,就像刚才划破她手腕的匕首一样锋利冷冽。 宫女被楚子衿的眼神下了一跳。 楚子衿没有收回视线,而是又直直的看了一圈还留在原地的宫女,直到她们都垂下头才收回来。 “我不管你们原来是做什么的还是你们现在来这是干什么,只是你们必须记住我是你们的主子!刚刚你们的主子被人逼着拿刀自裁没有一个人出声的情况我不希望再发生了!” 楚子衿从来没这么憋屈,她到底是聪慧的,从锦瑟拿出匕首这群宫女竟然没有一个人露出胆怯看着匕首就好像一只司空见惯的碗,楚子衿看出点点什么,虽然她现在没有办法静下心来思考,看着锦瑟最后留下来的瓷瓶,闭上眼犹豫了下还是拿着瓷瓶进了屋,手腕上的伤口早就在止住了血,只不过还是血淋淋的让人看着触目惊心。 被留在外面的宫女暗暗对视一眼,看来这位楚充华也不是什么简单对付的角色。 再说锦瑟捧着白玉碗并没有离开芙蓉轩而是直接隐去了身形向芙蓉轩底下的寒冰洞去了。 青岚还坐在地上抱着栖梧。 一个两岁的小孩子睁着大眼睛抱着一个大大的蛋是个是个让人会心一笑的场景,可惜锦瑟对这没有感觉,况且这个孩子的年龄就是以千为计量单位的。 青岚闻到明显的血腥味就抬起头看着去而复返的青岚。 锦瑟从离开到现在也没有几个时辰,青岚对锦瑟突然捧着一碗血过来感觉很奇怪,想到锦瑟刚刚说的男宠······· 青岚很明智的绕过这个问题没有问锦瑟究竟怎么样了,而是直接看着白玉碗里的血。 “这是······楚子衿的血?” 锦瑟不会无缘无故的捧着一碗血过来,青岚稍微想想就知道谁的血了,青岚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你不会直接威胁她放血吧?” 按你这样的行事方法,在修真界能平平安安的活到现在没有被如山的仇人给群殴致死,真是个奇迹。 锦瑟冷静的道:“她自愿的。” 她说她愿意的。 青岚稍稍松了一口气,锦瑟虽然有些不靠谱可是她是不会说谎的,她说自愿的就是自愿的。 捂着伤口的楚子衿:······ 楚子衿身上有些罕见的凤气,青岚和锦瑟才会让楚子衿留在芙蓉轩帮助栖梧早日恢复。 凤凰一族自古就是傲视天下的存在,作为神兽她们的强悍不容置疑,可是与她们一族强悍相反的是她们繁衍困难的问题,还有就是她们的伤势只能自己吸收灵气才能恢复或者又凤凰同族的才能恢复,丹药和其他的人的疗伤在凤凰身上根本不会起作用,这也是说明如果她们在战斗中受到了不可逆转的伤害,那对于她们来说就是致命的。 所以青岚纵使有万般手段也只能把栖梧放在这等她自己疗伤完结。 楚子衿的出现对青岚来说是意外的惊喜,她不是凤族竟然也可以让栖梧早日苏醒,只要她在栖梧周围就可以加剧她伤势的愈合,如果不是知道不可行青岚恨不得楚子衿抱着栖梧睡觉。 今天锦瑟捧着这碗血过来,青岚只是稍微动动脑子就知道锦瑟想试试楚子衿的血是不是可以让栖梧的伤势恢复的更快。 毕竟锦瑟拉下来的修炼已经太多了。 青岚犹豫了一下也就同意了,一碗血而已不成功就算了,如果成功了······ 青岚垂下眼帘,闪过阴郁,那就只能对不起楚子衿了。 青岚和锦瑟看着那碗血从光滑的蛋壳上缓缓滑落,没有留下一丝痕迹,青岚和锦瑟都闪过失望。 最开始也没有报太多的希望,倒是没有太过失望。 锦瑟站起身对青岚道:“以后让楚子衿呆着芙蓉轩好了。” 青岚点点头。 凤凛和锦瑟不欢而散之后就从上元宫离开了,他一点也不知道锦瑟会做出怎么样刺激她神经的事情。 想了一下他的妃子,贤妃清丽,淑妃温柔,赵淑华舒心,胡修华不考虑,再往下就是李贵嫔和裴贵嫔了。 凤凛想了想就去了清秋阁。 当凤凛去清秋阁的时候,外面守门的小太监都以为自己看错了,凤凛要不是歇在承乾宫那一定是留宿在上元宫,这已经是默认的规律了。 今天皇上竟然来了清秋阁! 一个小太监给另一个小太监使了眼色让他进去报信之后就匆匆的敢上前给凤凛行礼。 在里面已经换下衣服的李贵嫔也是一惊,她对于凤凛突然来这也是一头雾水,皇上和宸贵妃看着没有丝毫的问题,前一段时间皇上还任由宸贵妃搅乱了选秀。 李贵嫔顾不得细想匆匆披上衣服出门去。 凤凛心情明显不好,脸色阴沉的连平日里的笑都没了。 李贵嫔心里又诧异了下,凤凛是个很合格的君王,他不高兴一般人也是看不出来的,或者说即使他发脾气那也可能不是真的生气。 所有的喜怒哀乐都掩饰在了那一张脸下,他只需要在该喜的时候喜,该怒的时候怒就够了,可是今天凤凛心情明显不佳,阴沉的都能滴出水来。 虽说能成功的解除皇上的心结在皇上的心中的地位绝对会更高,李贵嫔却不想冒这个险,她几乎才被解禁,两年前在皇上留在再好的印象也快淡的消失了,现在一个不好就可能打落深渊翻不了身。 她需要详细的计划,一步步的攻陷,这才是李贵嫔的风格。 所以李贵嫔行完礼之后就十分规矩的坐在那,也不抬头,任由凤凛沉着脸坐在那。 凤凛是越想火气越旺,见李贵嫔木头似的坐在那,不由的冷笑道:“爱妃陷害陆良媛的时候可没这么沉默吧。” 当时哭的可是凄惨极了。 李贵嫔怎么都没想到这事都过去三年了凤凛却突然提了起来,脸上有一瞬间的空白,脑子却在飞快的旋转,思考着对策。 身体丝毫不慢,扑腾一声跪下,抬起她优美的下巴,眼泪刷的布满了巴掌大的脸,脸色苍白的几乎透明配上摇摇欲坠的身体,看起来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整齐的贝齿咬着泛白的下唇,似乎对于诬蔑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她确定没有留下任何证据,知道的内情的人早就死透了,她是不会留下这么明显的把柄的,她心里猜想凤凛是在试探。 凤凛眯着眼看着跪在地上的李贵嫔,他两年前没有过问这件事直接就把刘贵嫔给禁足了,这不代表他忘了这么一回事。 李贵嫔是个聪明的女人,虽没有喊冤枉却是随身都在虽说着她的无辜和委屈。 李贵嫔见凤凛不说话,暗暗着急,一咬牙道:“不知是谁这么诬陷臣妾,臣妾愿意和她当面对峙!” 李贵嫔笃定没有人可以站出来,就连陆良媛也早就从后宫消失了,不知道是谁竟然又把这事给捅了出来。 出乎李贵嫔预料的是凤凛突然笑了出来,道:“朕开玩笑呢,爱妃怎么当真了,地上凉爱妃还是快点起来吧。” 说完对同样愣住的宫女道:“都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把你们的主子扶起来。” 李贵嫔傻傻的任由宫女扶她起来。 凤凛好似把刚才的阴霾和怒气全都要忘了一样,露出了他平日的笑容:“爱妃是受陆良媛的陷害差点没了三公主,朕记得呢。” 李贵嫔勉强的笑了笑,她今天受的惊讶真的很大,这么让人看不清的皇上李贵嫔还是第一次见,让平日里对什么都胸有成竹的李贵嫔今天有点忐忑。 凤凛绝口不提刚刚的话题,只是不停的问一些小事,李贵嫔小心翼翼的应付着。 等凤凛终于说‘天色已晚,朕就先行回宫’了的时候李贵嫔松了一口气。 她不是不想留下凤凛,打破锦瑟‘独宠’的奇迹,问题在于凤凛今晚实在是太奇怪了,或许其他的嫔妃不会在意,可是李贵嫔属于那种心思细腻,走一步必须想三步的人,不把今晚的事情理出个头绪她是不会静下心来。 本以为这件事已经被埋进了土里,没想到今天又翻了出来,等李贵嫔稍微冷静下来,对心腹宫女招招手,道:“去,去打听打听皇上今天去哪了碰到什么人,尤其是皇上进清秋阁之前在哪?” 李贵嫔吩咐下去之后躺在床上不停的思索着她该怎么办。 她已经有了一个公主了,将来凤凛驾崩了,她也会被新皇奉为太妃在宫中荣养,可这不是她能满足的,她自认为心机手段不差给任何人,她怎么容许别人爬到她头上来! 尤其是宸贵妃! 她所凭的也就是那张脸罢了! 她不能接着再等下去了,她必须要有一个皇子,这样才是登上后宫那座最尊贵位子的保障。 而宸贵妃必须留着,没了她做靶子,她的孩子怎么能平平安安的长大。 大皇子没威胁,沐昭仪常年坐着隐形了,二皇子的母妃贤妃不是个容易对付的角色,三皇子的母妃淑妃不足为惧,至于四皇子····· 宫里果然是一群没用的人,这么一个病秧子这么久都没除掉! 这才是她出来听到的最懊恼的事情。 李贵嫔想着想着闭上了眼。 而她怎么也不知道皇宫第二天因为锦瑟的带进宫的一个人引发了一场大地震。 后宫所有人都成了殃及的池鱼。

上一篇   88第八十七章

下一篇   90第八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