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第八十九章 - 重生之宠妃

90第八十九章

后宫佳丽三千,而皇上只有一个,而嫔妃为了排遣寂寞会弄些淫、器来打发时间,所有后世收藏家手里也不乏拥有不少宫里流传下来的东西。 而从外面带来一个货真价实的男人确实从来没想过的事情,除非你得窦太后吕后那种权势,就算你真的明目张胆的豢养男宠,底下的人也会睁只眼闭只眼。 凤凛现在活得好好的,正值壮年,妃子把男人光明正大的带进来,这么打脸的事情皇上可能株连九族,当然做出这样事情的妃子也绝对不是一般的妃子。 锦瑟绝对是不一般妃子的翘楚。 凤凛第二天还在气头上,他觉得还是冷落一下锦瑟比较好,就算知道她不在乎,可是这是面子问题,即便他的面子以及帝王尊严在锦瑟面前丢的已经差不多了。 他派的人却还在上元宫,他给予的命令是‘没有大事就不要汇报’,上元宫的领头见到宣墨的时候却觉得这事情大条了。 一人之下的贵妃娘娘居然要给皇上戴绿帽子了,看样子还没有遮遮掩掩的样子。 首领咬牙派来一个属下去报信。 这事情被别人知道了,这位神通广大的贵妃娘娘可能没有事情,他们这群奴才可能就要被‘封口’了。 这绝对是无妄之灾。 凤凛刚下了早朝,一声明黄的龙袍还没有换下来,听到宫女的汇报,他觉得自己的耳朵出现幻觉了。 “你说什么?” 凤凛手上的朱笔发出一声闷响断成了两截。 高公公此时也是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什么是男人最难忍受的? 绿帽子绝对是能拔得头筹。 何况经历此事的是一个皇帝,掌握着生杀大权的皇帝。 凤凛只觉得眼前一黑,脸色瞬间变得铁青,底下报信的小宫女也明智的不再说话,她知道凤凛只不过是太过不相信而已,她只要保持沉默就好,她也知道她是弃子无疑了,其他人或许还有活命的机会,她是必死无疑了。 果然,凤凛冷冽的声音响起:“拉下去。” 小宫女乖顺的跟着小太监下去。 她再来之前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结局。 凤凛等小宫女拉下去之后,深呼吸一口,然后猛的把桌案的东西全都掀翻了,笔洗,奏折,镇纸······ 高公公白着脸跪了下来,这种幼稚的摔东西发泄怒气的行为也就初登基的时候才会出现那么一两次。 “走,摆驾上元宫!” 凤凛的声音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嗻。” 高公公这时候也不敢再劝了,白着脸退出来吩咐外面留守的人准备銮驾。 皇上去上元宫的时候,鉴于上元宫的特殊性,每次也就只带着几个心腹太监而已,这次大张旗鼓的去足以可以看出皇上是气疯了。 一路上凤凛都是形色匆匆再加上怎么都掩饰不住的怒意,所有人都知道皇上心情不好,盼着偶遇让皇上另眼相看的嫔妃这时候也只敢规矩的跪下。 这时候撞到火山口上,她们可能真的要从此打入冷宫了,她们可不比宸贵妃娘娘。 咦? 皇上去的方向不正是上元宫吗? 几个跪地相熟的嫔妃交换了一下眼神,难道宸贵妃终于做了什么了十恶不赦的事情,让皇上对她的忍耐到了尽头?想想以前的几起事情,皇上哪次不是高高拿起,轻轻放下,这次可能也不例外。 想到这,她们也就息了心思,昨日淑妃去找贵妃娘娘,还不是被抬回去的,到现在还没清醒,倒是几个宫女疯了,嘴里不停的念叨的‘鬼啊——’。 想想淑妃就让她们自觉地守好本分。 四妃都这么不留情,更遑论她们这些皇家玉碟都没上去的人。 宣墨虽然到现在都很迷惑,但是多年的训练让他很会伺候人和察言观色。 看到除了锦瑟旁边的两个宫女几乎都是厌恶嫌弃的眼神,恨不得把他给谁生生撕裂,他狼的没上前去凑热闹。 他也碰到过几个跑江湖的,他们身上的血煞气几乎和这里的人差不多在,这更让他谨慎了。 他也看出了这些人对锦瑟的敬畏,他就乖巧的一直呆在锦瑟身边,时不时的凑上前说上几句,他的声音依然是少年人的清朗,低声说起话来也是软绵绵的,即便不刻意的拖长声调,尾音也是上翘的,说起话来也是妙语连珠,锦瑟也渐渐来了兴趣。 宣墨看到锦瑟赞赏的眼神,笑的更加甜美了,两个小酒窝若隐若现。 与其相反是伺候的人,她们恨不得立刻把他人道毁灭了。 她们怎么都无法理解锦瑟好好的为什么带一个男人进宫,看宣墨那种不经意间显露的出受训练的样子,心里更不屑了。 宣墨伺候人的功夫都是练出来的,他见锦瑟靠了这么长时间也换个姿势,就乖巧的建议:“娘娘,不如奴给您捏捏肩?” 锦瑟可又有无的点了点头。 宣墨却是以最快的速度走到锦瑟身后,伸出手放到锦瑟肩上,他的手也是经过保养的,嫩如削葱,手指上涂了一层淡淡的油脂显得指尖更是柔美。 “娘娘,奴给您继续说江南的事?” 锦瑟对于男宠这种事情也是第一次尝试,她前一世从来没想过这方面的事情,而这一世她和凤凛在一起也是为了修炼,这种纯粹的享乐倒是没有。 锦瑟伸手抵住宣墨的下巴,宣墨乖乖的停下动作,他的脸很白,稚气未退,加上长而密的睫毛,整个人都有些楚楚可怜的感觉。 “你都会些什么?” “奴——” 他还没说完,就听到门发出一阵刺耳的呻、吟,宣墨受惊的看过去,就见本来结实的门上半截已经脱落了原本的地方,整扇门都在半空中摇摆不定,好似下一刻就要彻底损坏了。 凤凛正冷笑的站在那。 锦瑟脸色也不好:“这是本宫的上元宫,皇上要是喜欢踢东西还是回承乾宫吧。” 宣墨已经傻眼了,他没想到居然在这种情况下看到大凤朝的至尊。 那这位应该就是传闻中被皇上放在心尖上的贵妃娘娘吧? 宣墨眼皮子直跳,他没漏看呢凤凛毫不掩饰的杀意。 宣墨在凤凛淬了毒似的眼神下识相的把手从锦瑟肩上拿下来。 锦瑟冷声道:“停下来做什么,继续。” 宣墨头皮发麻的看着凤凛又暴涨的杀意,他虽没见过大世面,也知道这会也只有锦瑟能护着自己了,听到锦瑟的吩咐,他又把手放回去继续着刚才的动作。 他的腿都在发软,凤凛的气势连大臣有时候都抵挡不住更何况是他。 凤凛冷眼看着,道:“爱妃难道忘了淫、乱后宫是什么罪行?爱妃要是忘了,朕不吝于提醒一下爱妃。” 锦瑟看不惯凤凛这么高高在上的姿态,眼皮子都不翻一下:“本座记得,本座当初背诵宫规的时候记得清清楚楚,就不劳烦皇上提醒了,皇上公务繁忙,还是请回吧。” 凤凛:“那爱妃还记得这是在朕的皇宫么。” 锦瑟道:“沈贵妃曾经给我说过,她说在红尘中以普通人的身份活一次也是不错的体验,本座觉得她说的不错。” 凤凛皱眉。 锦瑟:“可是她也说过要以己之长攻彼之短。” 锦瑟:“本座好像最擅长的就是杀人了。”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了。 这是凤凛的听完锦瑟最后一句话的反应,他怒气已经在一路上沉淀了下去,这会看着他除了没了笑容跟以前是一样的,看不出生气的样子。 这才是最可怕的,高公公在凤凛说话的时候就已经对里面伺候的人使眼色,这时候最好让这两位自己谈,他们再呆这恐怕都有生命危险。 所以现在里面也只有锦瑟,凤凛以及从刚刚就没说话的宣墨。 “爱妃,那你能解释下他的存在吗?要是让他服侍的话,恐怕是不行吧。”凤凛气的狠了,早些年在军营里练出来的下流话也不自觉的说出来,别有意味的看着宣墨的□。 凤凛的眼神何其毒辣,一眼就看出宣墨的不同寻常,他不爱男色,可是也听说过。这种专门伺候男人的人从小时候就会开始喝药,遏制男性特征的发展,而宣墨被刻意养成的妖娆的身段只要仔细看就可以看出来。 “还是说,爱妃是说朕伺候的不够‘周到’了,竟然让爱妃找别人。” 锦瑟听到凤凛这都有些近乎自我贬低的话,锦瑟奇怪的扭过头来:“你何必如此?” 凤凛口不择言和一个小倌比,也有些后悔,听到锦瑟的话,以为是在嘲讽他。 锦瑟道:“本座并不是必须依附你存在的嫔妃,而你也不是我的附庸品,我们不过是交易关系。” 所以你何必管这些事情呢。 “你这么多嫔妃本座都没管,本座现在也不过是收了一个。” “本座并没有强求过你解散后宫。”你又有何资格来要求本座做些什么。 “本座不是强词夺理的人,本宫要求公平应该不为过吧。” 要不你解散后宫,要不你就要接受宣墨的存在。 这是锦瑟给的选择。 她不接受别的选择,她有资格要求皇上按照她的规则行事。 她平日不显山露水从来不带表她好欺负。 与她冷冰冰的声音相对应的是她突然释放的威压,宣墨脸一白当即跪在地上。

上一篇   89第八十八章

下一篇   91第九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