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九章 - 重生之宠妃

9第九章

沈贵妃虽然嘴上说是让皇后给锦瑟换个寝宫,但是却是在暗地里嘲笑皇后,皇上宁愿去一个偏僻的芙蓉轩也不愿意呆在坤宁宫。 皇后多年下来养气功夫自然不是平常嫔妃可以比拟的,就说沈贵妃说的尖酸刻薄,她也是笑得波澜不惊,“贵妃妹妹说的是,芙蓉轩确实是偏僻的紧,日后皇上去那多半是不方便了,本宫一定会向皇上请示给充仪妹妹换个寝宫,没想到贵妃妹妹这么关心充仪妹妹,想来充仪妹妹知道了一定会对贵妃妹妹感激万分。” 一番话说的滴水不漏,沈贵妃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气闷了一下,又转向坐在一边的杜德妃,“听太监说,二公主昨个病了,德妃妹妹可要小心照顾,不然出了什么事,德妃妹妹可要伤心了。”杜德妃是和沈贵妃都是潜邸的老人,从那时两个人就看不顺眼,进了宫,杜德妃没有沈贵妃位分高,但沈贵妃无儿无女杜德妃育有二公主安宁,两个人也算斗的旗鼓相当。这会说的话也是带刺的。 比起杜德妃一副端庄温柔的样子皇上更偏爱沈贵妃的张扬明艳比起来,杜德妃早就看沈贵妃不顺眼了,尤其是她生了二公主位分竟然还在沈贵妃之下,听到隐含诅咒二公主的话,这会自然也不示弱,“还要多谢贵妃姐姐关心,说起来,安宁这丫头也是在贵妃姐姐怀孕的时候怀的,要是贵妃姐姐生······”德妃看着沈贵妃变的难看的脸,像想起什么似的,忙向沈贵妃说,“都怪妹妹多嘴,竟然又提到了贵妃姐姐的伤心事,贵妃姐姐一向大方,想来也不会怪妹妹吧。” 沈贵妃脸上已经没有笑了,狭长的凤眼看了眼杜德妃,又笑了,“姐姐怎么会怪妹妹呢。”那是她心中永远的痛,她怀孕六个月了结果被杜德妃的一个丫鬟撞掉了,流出了一个成型的男胎,她因为伤了身子,这辈子是不可能有孕了,这让她怎么不恨德妃,看到杜德妃脸上隐含得意的笑,更是让她咬牙切齿。 不过,她想方设法的弄掉了她肚子里的孩子,结果还不是生了一个公主,长子的名头让一个侍妾生的占了! 皇后看着两个人之间暗潮汹涌,忙转开话题,再让她们两个说下去,坤宁宫都成战场了“柔妃妹妹也快生了,不知道是个小公主还是小皇子。” 余下的嫔妃识趣的接上话题,大皇子的生母沐昭仪和二皇子的生母贤妃自然是焦点,沐昭仪一向沉默寡言,贤妃向来八遍玲珑,一时间坤宁宫其乐融融。 等众嫔妃终于走了,王皇后坐在椅子上,闭上眼,林嬷嬷赶紧上前来帮王皇后按摩时不时震疼的头,见王皇后一副黯然的样子,知道安慰的话现在王皇后也听不下去,也就识趣的没有说话。 皇上从坤宁宫出来后,竟然又让一个小小的美人侍寝,还在承乾宫呆了一晚上,这就是往她脸上扇巴掌,她心里说不难受是不可能的,可是后宫里多得是等着看她笑话的人,这么多年来,沈贵妃又哪里把她放在眼里了?她怎么都要咬牙坚持下去,现在没人的时候,心里的悲哀一阵阵的涌上来,她睁开眼,按住林嬷嬷的手,低声说,“嬷嬷,如果没有那件事,他是不是还会给我作为妻子最起码的尊重?”而不是空有皇后的尊荣。 林嬷嬷看着她从小看到大的皇后,叹息一声,伸出手摸摸王皇后的头,“那件事不是你的错。” 王皇后没有说话,林嬷嬷分明感觉到她的手有些湿润。 凤凛下了朝之后就回了承乾宫,他的腰现在还有些酸软,美色误人,果真不错!他的自制力一向是他引以为豪的,不知道昨天怎么都控制不住自己,凤凛暗暗的疑惑,但想到昨天锦瑟在床上,因为□美的不食烟火的脸带上了绯红,更是美的惊人,心里又一热。 这时候锦瑟刚刚起床,她昨天虽然是在修炼,但体力消耗还是有些大所以睡的舒服。承乾宫的宫女服侍锦瑟洗漱,又拿来一件白色的长裙和一众首饰给她梳妆。 凤凛踏进来的时候,正看到锦瑟从绣墩上站起来,一身月白的曳地望仙裙,头上梳着飞仙髻,只带着一支赤金凤尾玛瑙流苏簪,长长的袖口随着腰带上上垂下的缨络丝带一起落在脚踝处,裙子上面用极细的丝线穿着一些透明珠子,正巧,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棂照在她身上,隐隐有五彩的光芒,配上她美的脱俗的相貌犹如月宫仙子正欲揽月归天。 凤凛几乎是下意识的走到她跟前,抓住她遮在广袖下的手,想确定她还在,但触到她冰凉的手,眉心一皱,“怎么还这么凉啊。”说完对着高公公吩咐,“让人把地龙烧旺一点。” 说完,又揽住她因为束着腰带而显得越发纤细的腰,走向外间,“想必爱妃饿了吧,不如陪朕一块用膳,朕在陪爱妃会芙蓉轩。” 说道芙蓉轩,凤凛停顿了一下,在迁宫这两个字上打转了一会,又想到她一次升了这么多级,正在风口浪尖上,还是过段时间再说吧。 锦瑟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皇上估量着迁宫,否则她一定表示决心,灵气那么充沛的地方还有一座玄冰洞她要是离开才是傻!但她不知道,所以她一脸平静的任皇上揽着往摆好的长桌前做,她想的很清楚,她昨晚‘采补’了那么久,这位皇帝陛下一段时间内是不用指望和嫔妃行房了,她心里还是有些愧疚,就想着怎么补偿下这位无偿提供阳气的皇帝陛下。 太好了,凡人消受不起,太差了她又看不上眼,一时间锦瑟倒是为难了。 凤凛没看出锦瑟的走神,而是夹过一筷子菜放在锦瑟碗里,对锦瑟说,“爱妃吃呀,这是御膳房最新研究出的菜系,爱妃可要好好尝尝才是。”锦瑟闻言,想了想,也拿起筷子吃了一口。 在冬天蔬菜是很少见的菜色,就连沈贵妃也只是每个月按照分位得一些,皇上也不好为了口腹之欲让人大老远的从江南往京城运蔬菜,御膳上也只有几道青菜,凤凛见锦瑟专挑青菜下口,对于肉类倒是不是很待见,就让布膳的小太监把桌上几盘仅有的青菜移到锦瑟面前。 高公公在凤凛身后低着头,眼睛都快脱窗了,皇上什么时候对嫔妃这么体贴过!这位萧充仪果然非同一般。 锦瑟也注意的凤凛这一行为,但没有很在意,这顿早膳就在凤凛状似讨好的行为下画上了句号,锦瑟看了看天色,就对凤凛说,“皇上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妾先告退了。”说完才想起来,要行礼,但看到凤凛没说话,锦瑟也就没起来补个礼。 凤凛到现在都没有看到一个会拒绝他的嫔妃,就算有,那也是欲擒故纵的小把戏,凤凛为了小情趣也不介意遂了她们的意,但是看到锦瑟面无表情的脸,真的看不出欲拒还迎意思,凤凛暗暗气闷,片刻,笑着对锦瑟说,“爱妃陪朕去御花园看看吧。” 锦瑟现在谨记一条,现在她必须在皇宫呆好长时间,最好这位皇帝陛下能够自愿的时不时的提供阳气,所以她在不触及底线的情况下,顺着这位皇帝,而且,她绝对还好好好学习下宫廷的规矩吧。 在一个地方必须尊重这里的规则,这个道理锦瑟还是懂的。 所以,锦瑟乖巧的应了声,“是,皇上。” 凤凛看到这一幕,稍微受挫了的自尊心总算恢复了点。 皇上的銮驾自然是浩大的,想瞒也瞒不住,不一会,后宫稍微有点人脉地位的都知道皇上去了御花园,伴驾的还有昨日侍寝的萧充仪。 这下子,除了待产的柔妃和深居简出的王皇后所有人都去了御花园,一时间,御花园莺莺燕燕。冬日里的御花园自然没什么好看的,雪还没化齐全,凤凛到了御花园才想起来,但现在不好更改,就拉着锦瑟在御花园随便转,想着怎么不着痕迹的把锦瑟带进暖房。 锦瑟她在修真界游历多年,各处有名的地方都一一转过,修仙界的奇山秀峰,碧水深谷,飞泉流瀑,各种的鬼斧神工自然不是凡世可以比的,奇花异草也是不知凡几,她对于寻常的花草提不起兴趣来,更何况看到光秃秃的御花园,她真不觉得有什么好看的,但想到他毕竟是皇帝,也许他就是喜欢看雪景,也就乖乖的不说话,跟在凤凛身边随他到处走。 走了一阵,凤凛恰巧看到一座亭子,他松了一口气,正欲带着锦瑟往亭子坐会,说会话不经意的提起暖房,里面有不少奇花异草,相信她会喜欢的,等她多问一些,就名正言顺的带她去暖房。 凤凛有些嫌弃的看着光秃秃的御花园,冰天雪地里真的不是一个培养情调的好地方。 待他们走进亭子,刚想进亭子,就看到对面来了浩浩荡荡的一拨人,几个太监在前面开道,清理路上的冰雪,属于贵妃的仪仗自然是非同凡响,沈贵妃也一向张扬,在不虞制的情况下,极尽奢华,看着迎面的一对人,凤凛不易察觉的眯了眯眼,嘴角也抿了起来,但很快的又恢复原来的样子,锦瑟在她旁边,自然敏锐的察觉了他一闪而过的凛冽,她也看向了已经下了撵的沈贵妃,若有所思的低下头。 沈贵妃身后跟着一众嫔妃,她们都是跟着沈贵妃过来看看能不能让皇上记住自己,没办法,除了受宠的几个嫔妃,剩下都是默默无闻十天半个月见都见不到皇上,都是花骨朵一般的年纪,她们自然不甘心,有机会当然不会错过。所有嫔妃都规规矩矩的朝凤凛行了一礼,沈贵妃仪态万千的行完礼,等着站在一边低着头的锦瑟给她行礼。 但她等了好久,也没见锦瑟抬头,众嫔妃看着沈贵妃逐渐阴沉下来的脸,噤如寒蝉的低下头,心头嘲笑锦瑟,刚侍寝一天就开始恃宠而骄,果然是没眼力劲的庶女! 沈贵妃深呼吸一口,压下怒意,对着凤凛开口说道,“皇上,看来充仪妹妹规矩还要好好学学。”

上一篇   8第八章

下一篇   10第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