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第九十章 - 重生之宠妃

91第九十章

结果自然是不欢而散。 解散后宫? 这个信息从来没在凤凛脑子里过滤过,他可以给某个人无上的荣宠,让每个人嫉妒羡慕的眼神通通落在她身上,但是绝对不会去为了一个女人去解散后宫。 千百年下来从来没有一个皇帝这么做过。 他力图让锦瑟明白这里不是她的待的世界,这里是她说的‘凡世’,既然呆在这里就必须要遵守这里的规则。 而锦瑟只是冷笑道:“规矩?如果不是本座还算克制,你以为你后宫的拿群妃子现在还有命在?” 那群无时无刻不在想着给她找麻烦的女人早被她轰死了。 完全是死局。 锦瑟强硬的态度让凤凛格外的阴郁,但是毫无办法,虽然这个答案让他心情更加的阴暗。 但是凤凛深知谈判之道,如果你在关键地方一旦退步,气势就没了,在谈判力彻底的沦为下风。 “我们需要好好谈一谈。” “这话皇上已经说了。”锦瑟回以冰冷的笑,完全拒绝合作的姿态。 凤凛下意识的觉得不对劲,比起以前或者说妥协的样子,这样强硬的态度让凤凛都不能忽视。 凤凛想到这,反倒不急了,瞥了眼脸色惨白的宣墨,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下,道:“朕想,爱妃或者有什么重大的事情隐瞒着朕?” “皇上,互相尊重也是一项美德,当然这是沈贵妃说的,本座觉得这话很有道理。” 凤凛想着这话,恼怒却毫无头绪,难道他还能去找早已经成为一张白骨的沈贵妃算账? 他已经在作案前做了一个多时辰了,身前是一份奏折,也已经一个多时辰没有反动过一页了,高公公站在身后,雕像一般一动也不动。 “那个人······怎么样了?” 凤凛突然的话打破的沉默道压抑的气氛,声音里带着难以遏制的厌恶,好像只要提到名字就忍不住吐出来一样。 这是当然,你的女人给你戴绿帽子,还是辣气壮毫无隐瞒,是个男人就会心情不好。 高公公在心里格外同情自己的上司。 实际上他很奇怪,皇上竟然这么简单的就放过了那个少年,一言不发的回到了承乾宫。 “娘娘让他住在了偏殿,并让他无大事不准出上元宫。” 这也算给皇上留点面子了吧,要是这位少爷一时好奇出了上元宫让其他妃子发现,这简直就是一场地震。 虽然现在看皇上毫无异样的样子高公公就感觉到一场剧烈的地震在酝酿。 凤凛冷哼道:“出来才好·······哼。” 高公公听到凤凛的声音,身体一抖,这是包含着毫不掩饰的恶意和杀意已经好多年没有听到过了,从皇上用极度血腥的手法把当初反倒他的人杀掉之后。 这真不是一个好的消息。 这确实是个不好的消息,至少对于后宫一心祈盼皇上突然驾临到自己宫殿的妃子来说,或者可以说这是一个噩梦。 皇上的脾气意外的暴躁,迄今为止已经有了好几个低位分的妃子因为‘偶遇’被皇上扁到了冷宫,整个后宫的嫔妃都好似突然间都喜欢上了清净,平日里三五不时出来散步的嫔妃都绝迹了。 当然,这并不是说明嫔妃都老实的呆在寝宫里礼佛。 比如说李贵嫔。 李贵嫔从那天晚上就疑神疑鬼,得到确切的消息,皇上来之前去的地方刚好的上元宫,再想想被关禁闭也是宸贵妃故意找的茬。 李贵嫔实在想不起她哪里得罪了宸贵妃,以至于让她处处针对她。不过这一点也不妨碍她想办法除掉她。 本来还想着留着她,只少她的风头可以让她为了她将来的小皇子遮风头,可是一个处处针对她的人明显不是一个好的靶子。 李贵嫔只是稍微犹豫了下,就下定了决心,她必须除去她,这是她最大的绊脚石,没有之一。 “寒露,你准备下。”李贵嫔坐在灯下对自己的贴身宫女说,清清淡淡的语气好像不是针对一个贵妃的阴谋而是摆膳之类的小事。 寒露点点头,无声的退下。 李贵嫔站起身看着远方贤仪宫的方向,贤妃,上次你好运的逃过了一劫,不知道这次是不是一样的好运气。 我就不信老天爷就永远站在你们那一边。 李贵嫔笑的如同往常的一样的温婉。 事实上,凤凛不想来上元宫找刺激,看着一个货真价实的男人对着自己的女人献殷勤,但是他不来总感觉心里不舒服,所以等他稍微冷静了下就自虐似的往上元宫跑。 上元宫伺候的人每天都战战兢兢的,就怕哪一天因为她们知道的太多了就把他们给拖下去斩了。 他们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为了一件这么听着就感觉荒谬的事情丢掉性命。 因为这件事,上元宫的的宫女前所未有的低沉,除了一心巴结锦瑟的宣墨。 宣墨虽然知道的不多,但也敏锐的知道,那位他以前想都没想过的皇上多想把他了碎尸万段,现在能保住他性命的,也只要这个整天冷冰冰的贵妃娘娘。 正在殷勤着给锦瑟捶腿的宣墨忍不住偷偷的抬眼看了一眼锦瑟,心里嘟囔这真是一个奇怪的人。 当然还有那位皇帝陛下。 宣墨几乎不用回头就可以感觉到背后火辣辣的恨不得在他身上戳出一个洞的目光。 这真的是一个灾难,他曾经做梦都想不到他用一天会进了皇宫,然后被他所在国家的统治者给记恨上,更不用说他是以一个什么身份来的。 凤凛作为一个皇帝,他最起码的风度还是有的,可是对于一个受传统教育长大的人来说,这一切都在挑战着他的忍耐极限。 他看到锦瑟好像想起什么来了,对着宣墨招招手,宣墨就像只富贵人家养的温顺的宠物一样乖巧的走了过去,露出一个羞涩漂亮的笑容。 真的是一个漂亮的笑容,少年未完全成熟的脸上好像随着笑容又笑了几岁,瓷白的皮肤上也泛起了淡淡的粉色,连耳垂都没有幸免。 果然是个下、贱的东西。 凤凛在心里冷笑道,完全没有意识到这已经把他的风度通通给丢掉了。 接下来的事情让凤凛直接把手上的茶杯砸到地上,脸上是毫不掩饰的愤怒。 锦瑟好像得了一个神奇的东西一样,小心的宣墨脸上巡视了一圈,然后在他脸上轻轻落下一吻,然后这吻还有下移的趋势。 这简直是场噩梦。 想象中和亲眼看到还是有区别的,至少凤凛以为他可以如无其事的讽刺下,可事实上他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萧锦瑟,你很好,真的很好。” 凤凛只说了这些,然后深深的看了一眼锦瑟,直接转身离去。 那一眼看的宣墨本来酡红的脸直接泛白了。 锦瑟对于凤凛的离去只是冷眼瞥了下,但也没有接着进行刚刚让人双颊泛红的事情,冰凉的唇移开,宣墨突然间有些遗憾,但很快的又把这种情绪掩饰好,露出刚刚那种讨喜的笑容。 “上位者的占有欲。” 宣墨似乎隐隐听到了锦瑟漫不经心的嘲讽。 然后没有任何人在说话,一个平静的下午好像就要过完了。 然后宣墨就看到一个低着头的宫女急步跑过来,等她跪在宣墨的旁边的时候,他才发现她脸上恐怖的伤痕几乎毁了她原来的姣好的相貌。 “娘娘,三皇子中毒了。” 锦瑟有趣的看了眼这个一直以来都很古怪的侍女,可有可无的点点头,示意她继续说下去,锦瑟在知道了栖梧不日就将苏醒,妾琅嬛仙府即将打开,她一直好想起起伏伏的情绪倒是平静了下来,再加上在皇宫里养尊处优,倒是多了几分雍容华贵。 “下毒的宫女说是娘娘指使的。” 四月说完,唯一震惊的就是宣墨了,他倒是没想到他刚来的第一天就遇到了这么一个一个大问题,下意识的看了看锦瑟。 锦瑟还是一副泰山崩于前也不改色的样子,慢条斯理的说“哦”。 宣墨想想那位气走的皇上,莫名的也淡定了下来。 皇上都能忍下他的存在,想来这次也应该没问题吧。 在四月以为没下文的时候,锦瑟突然来了句:“走,去看看。” 四月眼中的惊讶一闪即逝,然后恭敬的道:“是,奴婢这就命人去准备。” “你也跟着去。”本来正想退下去的四月恰巧听到自家主子这句话,嘴角狠狠的一抽,犹豫了一下,还是停了下来。 “娘娘,这位······公子去恐怕不合适。”似乎想了许久才决定用公子这个词的,四月说的时候看了眼同样垂着头一语不发的宣墨。 “淑妃娘娘那不方便带男子进去。” 锦瑟今天意外的好说话,只是顿了一下就接受了四月的建议,宣墨也稍稍松了口气。 他觉得还是没必要接着刺激皇上了,虽然他觉得他现在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四月稍微放松了□体,白苏和连翘正在突破,在锦瑟打发着去闭关去了,现在在上元宫忙碌的大宫女也就四月了,四月从锦瑟升为贵妃之后,越发的沉默少言了。 锦瑟稍微迷惑的看了下四月的身影,头也不回的道:“怎么出来了?”不抱着你的蛋了。 宣墨回过头,正巧看到懒洋洋的青岚,心里悚然一惊,他怎么一点也没发现多了一个人。 青岚没有说话,怪异的看了看青岚,为锦瑟言出必行喝彩了声,不知道他的‘父皇’有没有气疯。 作者有话要说:姑娘们抱歉了,昨天没更是因为大姨妈引发拉肚子,低烧转高烧,没办法,去医院了打针了

上一篇   90第八十九章

下一篇   92第九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