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番外1 - 重生之宠妃

96番外1

皇宫真是个奇怪的地方。 来看望姐姐的楚子乔心里暗道。 她姐姐现在已经是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了,先皇后一年前去世,皇上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把她姐姐立为继后,虽有人不服,一年后后宫中也无人知置啄其地位,唯一的遗憾是到现在都没有一个孩子。 楚子乔想着无意之间听到的母亲的抱怨。 她心里其实很不以为意,姐姐就算没有孩子,她也是皇后,将来无论是谁登基她都是未来的太后,况且姐姐还年轻,她这么担心做什么。 况且姐姐没有孩子,其他人也不是没有孩子。 楚子乔暗地里嘟囔,她是皇后的妹妹,自然没人敢怠慢她,她出来御花园玩玩后面就跟着几个随从。 她拿着刚从姐姐那撒娇得来的千里眼站在亭子里四处乱看,突然看到一片郁郁葱葱的绿色,不由的‘咦’了一声,拿着千里眼仔细的打量那一处。 看了半天也没见一个人走动,不由的放下千里眼,指着那处对一个太监道:“那是哪,怎么没见有人住啊?” 就算是冷宫也要有几个人啊。 太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脸色一变,道:“楚姑娘,那个地方皇上禁止任何人出入。”除了他自己。 楚子乔看着太监的脸色更加好奇了,眼珠子一转,嘴巴一嘟道:“我姐姐是皇后,我也不能去吗?” 太监怕这位小祖宗真的一时兴起就过去了,犹豫了下道:“那是原来宸贵妃的上元宫,皇上有令,任何人擅闯杀无赦。” 楚子乔没有被吓住,想了一会儿终于想到了宸贵妃究竟是何人,忙拽着太监的袖子道:“是那位仙女下凡的娘娘么?” 楚子乔眼睛都要冒光了。 她还小的时候就听说过宫里有位娘娘是仙女下凡,在升天的时候百鸟朝凤,她那时不过三四岁,但也记得家里落满的鸟羽而那一阵阵悦耳整齐的鸟鸣。 她还记得家里那一层厚厚的羽毛让家里的下人打扫了好久。 她也记得天空中那副唯美到极致的画,里面的宸贵妃美的不像是凡人。 太监看着楚子乔闪闪发光的眼,为自己的一时情急而气恼,那位主子在后宫里可是禁忌。 太监正要带过这个话题,就见兴奋到极致的楚子乔问道:“那贵妃娘娘真的像那幅画里似的那么美吗?还有听说她的两个贴身宫女也跟着她一起回天上去了,贵妃娘娘舍不得年纪尚幼的四皇子,所以把四皇子也带到天上去了?” 一连串的问题吧太监问成了苦瓜脸。 “姑娘····”这个话题真的不能说。 正在这个时候,外面走过一个白衣翩翩的少年。 楚子乔下意识的揉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这个宫里怎么会有男人,当然太监是不算真男人的。 看太监毫不惊讶的脸色,楚子乔接着问道:“他是谁啊?” 太监皱着眉头对过来的少年道:“宣墨公子。”虽然称公子,但是绝对称不上恭敬。 少年也不在意,或者说称之为青年比较合适,只是体型淡薄的还好像青年。 对着她们微微点点头,逐渐消失在被葱绿掩映的小道上。 楚子乔好奇的再三问道,太监就是闭口不答,只好扭过头再次拿过千里眼眺望愿望的景象。 而刚刚的那位少年正好落入她的视线,想起太监讳莫如深的样子,楚子乔就好奇的追随着少年的身影。 少年走路很轻盈,动作带着某种韵律,楚子乔就看着少年一路走到一个男人身边,乖巧的跪下。 等看清男人的脸,楚子乔赶紧放下手上的千里眼。 这可是她姐夫啊,大凤的皇帝陛下,灭了南疆的传奇帝皇。 就算是开国皇帝也没能攻克那面瘴气弥漫的国家。 那那个少年是什么人? 看太监僵硬的脸就知道他肯定不说说,看了看手上的千里眼怎么也不敢再看,就对他们下令道:“回坤宁宫。” 你们不告诉我,我去问姐姐。 楚子衿相比当日的青涩,现在已经是一个合格的皇后,雍容华贵的坐在那自有一番气势。 楚子衿一向疼这个妹妹,见楚子乔过来,就向她伸出手让她过来。 楚子乔一路飞奔到楚子衿的怀里。 “姐姐姐姐,你告诉宸贵妃的事好不好?”刚停稳身体,楚子乔就迫不及待的开口。 楚子衿听后,眼帘垂了下来,漫不经心的抚摸着手上的指套,道:“是谁在你跟前乱嚼舌根了?” 那几个太监赶紧跪下请罪,脸色苍白。 楚子乔忙道:“我只是用千里眼看到上元宫才好奇问问。”说着举起手上的千里眼。 楚子衿好像没听到一样一眨不眨的看着底下的几个太监,直到领头的太监开始颤抖,才道:“自己下去领罚吧。” 楚子乔看着几个跪安的太监,觉得自己对不起他们,他们好心带着她到处玩,她一时好奇让他们去被罚了。 楚子衿也看到了自己妹妹脸上的愧疚,可是没说什么,只是告诫道:“在这宫里,就算本宫是皇后也有不得不遵从的命令,子乔要记得在宫里谁也不能有过多的好奇心。” 楚子乔乖乖的点点头。 楚子衿赞赏的摸摸她的头,这个妹妹一向是听话的。 对着心腹宫女使了个眼色让她她把门关上。 “你不是想看贵妃娘娘么?”楚子衿站起来往桌案后走去,从一堆花卷了抽出一卷,慢慢的打开,里面是一个冰雪般的美人。 “贵妃娘娘是本宫见过最漂亮的人。”楚子衿露出怀念的笑容,她比起当时的被关在芙蓉轩的焦躁和被锦瑟强硬划了一刀的愤怒无助,坐在后位上一年的楚子衿已经越发的从容淡定。 “那贵妃娘娘真的是天上的仙女吗?”楚子乔伸出手想要摸摸,可是又怕弄坏了,只好恋恋不舍的看着画里的一切。 这位继后听到妹妹的话,不由的掩嘴笑了起来,当日她就在芙蓉轩,恐怕没人比她更清楚了,当日那恐怖的气势以及那几乎都触到她脸上的凤凰虚影。 “或许吧,贵妃娘娘是不属于后宫的。” 皇上现在怀念又怎么样,贵妃走了就是走了,怎么都不会回头。 “那、那个白衣公子呢?” 楚子衿不用想就知道是谁,后宫里称为公子的除了他还有谁。 “子乔不要理他,他只不过等他的旧主子走后迫不及待的巴结上新主子而已。” 不屑的语气让楚子乔明白她姐姐真的很不喜欢那个白衣公子。 “相较之下,本宫更欣赏那个自尽的宫女。”四月在锦瑟走后就自尽了。 楚子衿不能说讨厌宣墨,生存是每个人的本能,他想要活着,只能去讨好皇宫的主人。 可是她就是习惯不起来。 而且凤凛不是多喜欢他,冷淡到极致的态度让他只能在后宫如履薄冰。 楚子乔看着眼中含着冰霜的姐姐,下意识的转移话题:“娘说,姐姐没有孩子·····” 说完楚子乔就想打自己一巴掌,哪壶不开提哪壶。 楚子衿倒是不在意,意味深长的道:“皇上长寿,年幼的才有希望。” 楚子乔在几十年之后,看着皇上几乎熬死了他所有的皇子,对姐姐的话深感佩服,皇上长寿对皇子就是个灾难,眼睁睁的看着皇位,任你争的你死我活可是没人让位。 这对皇子来说,比杀了他们还难受。

上一篇   95第九十四章

下一篇   97番外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