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番外2 - 重生之宠妃

97番外2

烟花三月下扬州。 江南的春天是极美的,春雨如丝,烟雨朦胧,整个江南都陷在了一个美好迷离的梦里,就连那长长的巷子,地上布满苔藓的青石板都带着江南独有的韵味。 春寒未去,街上的行人也没有雨中漫步的心情,偶尔就会有一两个行色匆匆的人路过,在路边卖画的酸书生也是急忙把画轴都给收了起来。 高公公在旁边大着伞亦步亦趋的跟着凤凛。 凤凛穿着的靴子已经也被飞溅而来的雨点给溅湿了,可是他毫不在意。 原先预定好的南巡被推迟了一年,可是凤凛还是来到了这个让无数文人歌颂的地方。 “她原先就说过,她曾经到过一个地方,那个地方终日的飞雪弥漫。” 凤凛突然开口。 高公公闭口不言,他自然知道皇上口中的她是谁,也知道皇上这会也是想说说,并不是让人附和。 “朕就想,终日飞雪的天气大凤没有,可是却有整日水汽弥漫的古城,朕就想带她来看看。”可是最终她还是走了。 “朕不知道她那个世界有什么好,朕给她无比的尊荣,数不清的锦衣华服,用不完的琳琅首饰。” 凤凛心里是无比憋屈的,无论开头的原因是什么,好色也好,缘分也罢,他终于能肯定在第一眼他动了心,美丽的东西谁都想要占有,尤其他还是个所有人在他面前都任他生杀予夺的皇帝。 之后怀孕的将近十个月,让这份心动继续。 好吧,凤凛在心里自嘲的笑了一下。 这十个月的相处,那种一刻不见就难受的感觉不过是法术产生的效果,他自己都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 作为一个将近而立之年的皇帝,爱情未免来的太晚,爱上一个人对于他还来,就像话本里故事一样不可信。 最重要的是,那种奇怪的感觉一直如影随形,他没有办法根除自己的疑心病。 他还在犹豫着对她感觉的时候,他就发现什么也不用想了,她果然不是平凡人。 那骄傲肆意的样子让他真恨不得直接打断了她的腿锁在他身边,让她只看着他一个人。 长生不老的诱惑让他心动不已。 除去身上所有的光环,他也是个普通人,锦瑟毫不犹豫的拒绝让他开始把目标转向青岚。 “其一,你是人间的帝皇,修真界的规矩我也懂。其二,你身上无灵根无法修炼,其三,我也可以给你一颗仙丹,包你立地成仙,只是。”当时青岚似笑非笑的看了眼他,道:“只是成仙之后也是个微末小仙,不过是供人使唤罢了,你确定?” 他只经过半刻中的功夫就决定放弃。 他舍不得他人间的福贵,从一朝帝皇沦为一朝最末的小仙,就算长生不死也不是他希望的。 自此,他终于彻底绝了成仙的想法。 他不是没想过那些道士炼的长生不老药,在锦瑟表示了对他们的不屑之后,他狼的放弃了这个念头。 她的时间会一直停驻在美好的时刻,而他会不断的衰老摆脱不了生死轮回,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不过是嘴上说的好听罢了。 狼已经在告诫他不要再让那份心动加深了。 她们做不到白头偕老。 实际上,他自己都觉得可笑,他后宫美女三千,他竟然想着和一个女人携手白头,而且这个女人明显不把他放在心上,这简直是个荒谬的笑话。 可他真的这么想了,虽然只有那么一刻钟。 身份表明之后,她的不同于别人的地方越发明显,对他原来只是表面的功夫也不愿意去做了。 她的强大肆无忌惮的展示,好像是警告着他不要越雷池一步。 那份心动最终在他犹豫了这么久之后戛然而止。 他们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他曾经试图找到一些让她眷恋忌惮的东西,卑鄙无耻也罢,费尽心机只后也是照样是人走茶凉。 凤凛伸手自己拿过高公公的手上的伞柄,挥挥手示意他先后退一点。 天色将暗,路上的行走的人已经不多了,他一时间也听到了他的鞋底落在青石板上的清脆却也沉闷的声音,落不尽的细雨把路边的植被浇的沙拉拉的作响。 河边的渡船也只剩下了朦胧的灯影。 “皇上安。” 凤凛正想回去就听到清脆的女声。 疑惑的把视线移过去,脸色冷峻而严苛。 入眼的是江南随处可见的油纸伞,上面用两三笔勾勒了了几束墨梅,略显潦草的行书提着几句诗词,再往下是一件青衫,淡淡的青色几乎要融进了江南的背景里。 油纸伞的主人把伞稍微抬高一点,正好露出她的脸,眼角的美人痣娇艳欲滴。 “你是·····陆良媛?” 他想起了当日那个狼狈到不行的女子,恳请他青灯古佛一生,现在这个样子才是她刚进宫的时的模样,鲜活,妩媚,让他宠爱了许久。 陆良媛迈着细碎的步子过来,高公公警惕的对身后远远跟着的侍卫做了个手势。 “皇上竟然还记得臣妾。”陆良媛似乎对凤凛还叫的出她的名字很惊讶,莞尔一笑,这让凤凛察觉出了也不是刚进宫的那种样子,比之以前多了几份恬淡。 “你不是·····”在寺里吃斋念佛吗? 陆良媛似乎知道凤凛的意思:“佛曰,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陆良媛已经死了。” “仙路飘渺,我不敢说求得大道,既然有这缘法不走这一遭,我到底是不甘心的。”这里已经换成我了,而不称为臣妾。 凤凛脸色更不好了,现在他就特别不待见那些在他面前说些长生仙人之类的东西。 陆良媛接着道:“在这见到皇上也是缘分,就想来给皇上打个招呼,毕竟下次见面时间恐怕要遥遥无期了。” 陆良媛好像真的是和凤凛打招呼的,说完这些就要走了,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从袖子里掏出一串珠子,珠子磨制的粗糙,就好像随手打发时间弄成的东西。 “这是贵妃娘娘送给我的东西,今日我就还给皇上吧。” 陆良媛伸出手,凤凛也不接,那个珠串就在空气里摇晃,高公公看了眼凤凛,忙接过来,对着陆良媛行了个礼。 陆良媛对凤凛笑道:“贵妃娘娘本来就不属于这里,离开也是意料之中的,皇上不愿意舍弃人家富贵,为何想要娘娘放弃千年仙基,皇上心里早有决断,现在何必小儿女作态,不过是徒惹·····” 陆良媛看着凤凛的脸色最终还是没有把最后的话说出来。 看似缓慢实则眨眼间就失去了踪迹。 凤凛也没了继续走下去的兴致,冷着脸对高公公道:“回行宫。” 他果然还是讨厌所有修仙的人。

上一篇   96番外1

下一篇   98番外3